董国建,山沟沟里跑出来的“中国马拉松第一人”

2小时11分14秒,第23名,这是董国建在尤金世锦赛的马拉松赛道上跑出的成绩。
这个成绩距离前三名要差了5分多钟,即便相比排名第13位的日本选手西山雄介,也要慢了2分多钟。但即便如此,35岁的董国建也改写了中国马拉松在世锦赛上的最快成绩。
作为中国田径队在尤金世锦赛上年纪最大的运动员,性格内敛的董国建用自己的方式在书写着一段中国马拉松的精彩篇章。
更重要的是,他还希望继续坚持,“我还要多多提升自己大赛的能力,希望在下一次国际比赛中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35岁,改写中国马拉松历史
就在尤金世锦赛的男子马拉松比赛鸣枪之前,赛道气温差不多是13℃,相对湿度在80%左右,即便到比赛结束时,据官方数据显示,赛道的温度也保持在15℃左右。
相比于上一届多哈世锦赛的湿热夜晚,俄勒冈的早晨对于马拉松选手来说,友善了不少。
也正是因为这样适宜的比赛位温度,加上相对简单的环形跑道,种种因素为参赛选手们“刷新纪录”做好了铺垫。
本次世锦赛,中国马拉松还是派出了和东京奥运会时一样的“三人组”。在比赛开始后,杨绍辉延续了东京奥运会的比赛风格,一度跑在了第一集团的领先位置,而董国建和彭建华则是仅仅跟随“大部队”前进。
当第一集团通过15公里的计时点时,杨绍辉毅然保持在前十名的位置,用时45分54秒,平均配速达到了3分04秒。
不过,在半程过后,第一集团的人数就逐渐减少。尽管杨绍辉、董国建和彭建华毅然保持在队伍之中,但是杨绍辉已经逐渐掉速。
此时,35岁的董国建开始展现出他的稳定状态,作为三名中国参赛者中的“领头羊”,保持在20多名的位置。根据赛后的官方数据显示,在33公里之后,埃塞俄比亚的托拉开始表现出强大的后程提速能力,逐渐拉开差距,并且以2小时05分36秒的成绩,第一个冲过终点,刷新了赛会纪录。
而就在托拉冲过终点后的5分多钟,董国建也冲过了重点,杨绍辉紧随其后,最年轻的彭建华则是以2小时16分13秒的成绩顺利完赛。
“我的目标是跑进210(2小时10分),这个赛道上下坡还是有点多。全程主要选择跟随跑,刚开始的5公里可能有点慢了。”
赛后,董国建在和“特步跑步”公众号复盘这场比赛时,坦言自己的表现并没有达到他的预期,“其实离心理预期还是差了一点。”
但即便如此,董国建也已经改写了中国马拉松在世锦赛上的最好成绩。
本场比赛之前,中国男子马拉松选手在世锦赛最好名次是董国建在2011年韩国大邱的第13名,成绩2小时15分45秒;而最快成绩则是杨绍辉在2019年卡塔尔多哈世锦赛上跑出的2小时15分17秒。
在此之前,没有一名中国选手能在世锦赛上跑进2小时12分,而这一次,董国建领着杨绍辉做到了。 从山沟沟里跑出来的“第一人”
从一年前的东京奥运会到如今的尤金世锦赛,董国建为中国马拉松又写下了好几段“第一”的故事。
彼时,在札幌的奥运马拉松跑道上,董国建超越了李柱宏、钟焕娣、任秀娟、周春秀、张淑晶和朱晓琳等前辈,成为三度出征奥运会马拉松项目的“中国第一人”。
虽然董国建还没有超越任云龙的全国马拉松纪录,但他依旧是现役的“中国马拉松第一人”。而这位领军人物,其实最初是从山沟沟里跑出来的5000米和10000米中长跑运动员。
17岁之前,董国建还只是一位生活在昆明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山沟沟里的少年,彼时他对于跑步没有太多特别的概念,也没有接受过任何相关训练。直到他在2004年入选云南中长跑队,张国伟教练才发掘出了董国建在中长跑上的巨大潜力。
2007年,跟随张国伟指导训练仅仅三年,董国建就在当年的全国田径锦标赛男子5000米决赛中,以14分07秒61的成绩首夺全国冠军。那一年,董国建刚满20岁。随后,他在全国5000米和10000米的比赛中崭露头角,频繁站上领奖台。到了2010年,董国建开始尝试马拉松。
据国内媒体报道,在培养和训练董国建时,张国伟教练看得很长远。
2010年之前,张国伟教练注重训练董国建的速度耐力和耐乳酸能力;而在转战马拉松跑道之后,董国建在中长跑训练中的能力就展现了出来。
这样的一条成长之路,其实和“马拉松之王”基普乔格的职业道路颇为相似——在夺得奥运会马拉松冠军并且创造马拉松世界纪录之前,基普乔格也曾是5000米和10000米的世界冠军。
2019年,在柏林马拉松的跑道上,董国建跑出了2小时08分28秒的成绩,创造了中国马拉松历史的第二好成绩,也是中国马拉松近12年来的最好成绩。
而在不久之后的广州马拉松上,董国建又跑出了2小时08分59秒的成绩,再次进入“209”大关。那一年,董国建已经32岁了。 冲向巴黎的“扛旗者”
从23岁开始转战马拉松赛道,到32岁创造中国马拉松在世锦赛上的最快成绩。如今35岁的董国建还站在赛场之上,并且已经代表中国田径队参加了三届奥运会和两届世锦赛。
不过,中国马拉松在世界上的能力并不突出,董国建则是亲身感受了这样的差距。
“看着对手一个个超过自己的时候,特别难受,那也是我最艰难的时候,也想过放弃,但想想这毕竟可能是自己最后一届奥运会了,所以还是想坚持,不想留下遗憾。”
在去年东京奥运比赛结束之后,董国建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说到了“最后一届”这样的说法,那段时间,他说的最多的就是,“中国马拉松这面旗帜可以放心地交出去了!”
但对于马拉松的热爱和坚持,还是让董国建留在了跑道上,而且一直坚持着“大负荷、大强度”的训练方式。不管是在地方队还是在国家队,董国建都是队友口中“最自律的队员”——平日里,性格内敛的董国建不善言辞,他只是默默完成所有的训练量,以此来带动和激励身边的年轻队员们。
事实上从2019年,当中国男子马拉松队奔赴肯尼亚训练时,董国建就被中国田径协会任命为中方教练。也就是从那时起,当外界提及董国建时,越来越频繁地将他的名字和“退役”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三年过去,董国建依旧是世界舞台上最优秀的中国马拉松运动员之一,代表着中国马拉松的现役最高水平。
“我现在还没退役的想法,接下来看看后期身体状况。如果能一直平稳保持下去的话,我可能再去尝试一下冲击巴黎奥运会。”
从此前他自己说的“东京是最后一届”,到还想冲击巴黎奥运会,董国建始终没有放弃对曾经设下的那个“奥运会前八”目标的追逐。
立身为旗,35岁的他每次冲过终点,又会是下一次坚持奔跑的起点。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