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度|周景景:轮椅上的剑客,独立的社会人

击剑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34岁的周景景想了一下,然后告诉记者:“击剑是一个特别磨人的项目。”
2016年里约残奥会,周景景拿到了个人重剑、重剑团体、花剑团体三枚金牌,外加个人花剑的银牌,这些荣誉,都是她“磨”出来的。
而在东京残奥会的赛场,她也再次体会到了这种“折磨”——在女子重剑B级铜牌争夺赛中,周景景遗憾不敌泰国运动员赛素妮,遗憾和奖牌无缘。
但就像周景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那样——她的运动人生有胜利的喜悦,但更多的是汗水和对痛苦的忍耐。
“去失败,从失败中去找经验,然后不断重复、重复、重复。” 从音乐到体育
一次意外,就会改变人的一生。
三岁时的一次发烧,成为了周景景生活轨迹的转折点:“小儿麻痹症,因为当时医疗条件差,家里条件也不好,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就没去看。但是过了一个星期之后,就突然发现不能走路了。”
“这个时候我妈才带我去医院,大夫说已经晚了,后面也治了两三年,但没有用,就已经不能走了。”
从此之后,周景景的生活开始和轮椅为伴。
原本她对自己未来的规划,并不在竞技场,而是在音乐的领域——上学的时候她就练习琵琶,想着之后成为一名音乐老师,或者进入乐队一起去演奏,“我当时是这个目标,根本就没有想过(从事体育)”。
拿起剑柄,也是机缘巧合。2003年的第六届残运会前,有教练去招募运动员苗子,校长就推荐了她。就这样,周景景一步踏入的击剑的训练场,从此没有回头。
对于周景景来说,这样一个项目完全是陌生的:“击剑是技巧性项目,你光去看是看不懂他在干什么,也看不懂他在打什么,到底是在进攻还是防守。”
头几个月,她说自己完全是处于一种“无知”的状态:“完全是听教练的指挥。他们说攻就去攻说守就去守,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要等入门一年之后,才慢慢对击剑有所了解。”
而击剑对周景景的“磨练”,也从那就开始了。
“击剑是特别磨人的项目,没有说哪个技术点特别难克服,但是你如果不练,就生疏了,需要不断重复。”
“能坚持下来我觉得是最重要的本事。还有就是心态,要有良好的心态,要能沉得住气。不能说我今天练了,就想着很快要去拿成绩,因为这个项目需要你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完善技战术,去调整你的心理状态。”“磨”出来的奥运金牌
周景景的成绩,正是靠着这样日复一日的苦练“磨”出来的。
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她是一个“特别要练”的人:“我觉得我不练的话,手上的感觉就没有了。”
特别是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前的那一段时间,周景景的刻苦让教练和队友都印象深刻——每一个晚上,她都在安排好的训练计划之外主动加练,还找队友给她陪练。
“(离里约奥运会)就剩三个月了,当时自己感觉时间很紧,就给自己拿了个小本子,写了训练计划,从早上6点钟写到晚上0点的安排,训练计划表写得很满,而且是从周一到周天。如果加练少了,我心里面就会感觉少了点东西,一定要把它补回来,才能睡得安心。”
“除了睡觉、吃饭、洗澡,我都是在训练,或者做跟训练有关的东西,三个月里真的对自己是比较狠。”
周景景的“狠”得到了回报,里约奥运会上的三枚金牌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个人重剑对阵一位泰国选手的那场决赛,之前两人也有过交手,但周景景没有赢过,但在最为关键的这场奥运决赛较量中,周景景硬是把这块“硬骨头”啃了下来。
“比赛之前除了花剑我没有赢过她一次。当时决赛其实心情也比较平和,我想反正我都已经进冠亚军了,输了也就输了,就没给自己特别大的压力,我感觉她比我紧张。”
“打到最后,我连我打了几比几我都不知道,我告诉自己,不要看比分,不要听观众的加油声,只要听裁判员喊的口令就可以。”
回首自己的击剑生涯,周景景说,那一次胜利,是自己最为高兴的时刻。
“我感觉我突破的不仅仅是这个选手,更多的是突破了我自己。” “一点点靠自己拼上去”
正如周景景所言,里约残奥会上的表现,是她对自己的超越。
2012年伦敦残奥会,她也曾亮相赛场,但彼时首次参加奥运大赛的她,就因为心理上的不够成熟,在半决赛领先的情况下输掉了比赛,后来的铜牌战也未能及时调整,最终和奖牌无缘。
“还身在伦敦的时候,其实你也感觉不到那种心态的落差。因为你输了之后,大家都不会去提,怕你伤心,但是回来之后就不一样了。”
“你想想回来时机场接机的场面,鲜花、掌声……而我只能在角落,这把我刺激得有点受不了,当时就感觉人都要崩溃了。”
周景景说,那一次奥运会的打击,让自己“两年缓不过劲”。
但也正是因为有了那一次的教训,让她对于荣誉更加渴望,对于训练更加刻苦,对于心态的平稳也更为重视。
“以前的想法比较简单,觉得去打一场比赛或者去成功,肯定特别容易。但是经过那一次比赛,我知道了不管是训练还是打比赛,或是做任何一件事情,过程很重要,不是说你想得到好结果就可以得到。”
“你一定要把过程的每一步走完了,而且是以正确的方法走完,才可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你付出了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你不努力肯定不会成功。”
谈到自己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周景景这样描述:“去失败,从失败中去找经验,然后不断重复、重复、重复。”这是她自己的亲身体验,也是她最终成功的方法。
“从伦敦后的调整到里约的成功,这个过程是我最开心最幸福的,因为这是我真正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点靠自己拼上去的。”“我不是对社会无用的人”
里约残奥会的辉煌之后,周景景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剑。但对于今年34岁的她来说,在赛场上坚持战斗,也的确越来越难。
从2014年开始,她就会在训练时感觉到身体的疼痛,到了里约残奥会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疼痛变得越来越明显。
“因为我们长期要坐轮椅,下半身血液不循环,而且练起来浑身都是汗,湿气比较重,我是右手拿剑,这边一直压迫,神经特别疼。”
“这两年就比较严重,年前我就疼到不想练了,去医院检查,有点类风湿性关节炎,我就一直开药吃。一练就疼,它不像平时的伤病我感觉还能忍,这个疼起来我忍不住。”
作为一名老将,此前在听到东京残奥会延期一年的时候,周景景就曾觉得崩溃,身体的抗议让她不能忽视:“现在我是真的能感觉到有点体力不支。”
但对于咬牙坚持,她依然不觉得后悔:“作为运动员,有两个大赛我觉得肯定是值得的,也是所有人最期待的——那就是奥运会和全运会。”
职业生涯已经逐渐走到了末尾,周景景对击剑的感情只有感谢:“我觉得我不算是社会上无用的人了,我可以做一点自己的事情,发挥自己的一点特长,不像以前觉得说残疾了,只给家里增加负担。”
她也希望自己奋斗拼搏的历程,能够成为更多残障人士的激励和榜样。
“假如我现在走在大街上,很多人还会问,哎姑娘你能行吗?你自己怎么办?其实他们不了解,残疾人比外界所想的要更坚强,更自立,更独立。”
“我希望利用我自身现实的例子,去鼓励更多的残疾人。即使不是参与体育事业,也可以努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让自己变成对国家社会有用的人,发挥自己的力量。”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