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讲上海语,为什么沪语话剧《雷雨》比沪剧热度还高?

备受关注的沪剧话剧《雷雨》2月9日晚在上海的中国大戏院首演亮相。这个由上海全沪剧演员班底呈现的作品,首轮6场演出呈现出喜人的票房。据该剧出品方之一上海艺动天下的负责人许霈霖介绍,这版《雷雨》演出不仅出票八成以上,且首轮票款已经基本可以覆盖该剧的制作成本。“这在以往沪剧演出的市场是不可想象的”。许霈霖在戏曲市场深耕多年,第一次尝试沪语话剧,市场热度超出了他以往的经验。更为难得的是,这部剧迅速引起了各方的兴趣和关注,演出邀约已经陆续不断,接下来,除了美琪大戏院和东方艺术中心等专业剧场,各个区县的文化配送也纷纷希望邀请该剧前去,宝山沪剧团一年50场的演出目标几乎已经提前实现。市场的另一现象是,和戏曲演出一般都是低价票先卖完不同,6场话剧演出最先卖完的都是高价票,而且很多都是亲子家庭。“来买票的观众基本都不是沪剧观众,其中不少都是出于对沪语的兴趣,当然还有《雷雨》本身的号召力。”有趣的是,对于台上每一个沪剧演员来说,《雷雨》是再熟悉不过的剧目。因为曹禺创作的这部中国戏剧经典,同样也是沪剧艺术的传世代表作,几乎每个沪剧团都会演出。但如今,换了一种表演方式,没有了演员们习惯的唱腔,吸引来的观众,却是完全另一拨人。而且市场热度,似乎还超出了沪剧本身。
这不由让人思考,究竟是沪剧本身观众太少?还是上海方言真的很有市场?
事实上,这也正是该剧主演,也是宝山沪剧团团长华雯想要做这部剧的初衷和缘起。作为一个区级剧团,宝山沪剧团曾经很多年都挣扎在生存边缘。十年前,因为一部《挑山女人》,剧团一剧成名,揽获了全国所有戏剧界大奖,也有了政府资金的稳定扶持。然而,经历了辉煌,拥有了安稳,华雯如今依然感受到剧种的市场在走向萎缩,生存的困境始终存在。
而另一边,话剧《繁花》、电影《爱情神话》等作品接连引发了沪语的热潮,包括引发上海人集体怀旧记忆的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也是连续几年演出一票难求。
一样是沪语演出的作品,市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差? 这引发了华雯和许霈霖的探讨,也由此促成了做一次沪语话剧的想法。 “做《雷雨》,就是一次市场的尝试和开拓,也希望能引流一些新的观众到沪剧。”面对各种“不务正业”的质疑,华雯说,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居安思危,希望给剧团寻找更多的新路,也希望给行业带来一些思考。
在剧中,华雯扮演繁漪,作为一个获得过中国戏剧“二度梅”殊荣的表演艺术家,她在全剧中依然是最出彩的那一个,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很好的分寸感和细腻感,丝毫没有一个沪剧演员“转型”话剧表演的违和感。但同时,舞台上有年轻演员显然还没有实现这种转换的“驾轻就熟”,无论在舞台表演的节奏感觉还是台词表达上,还是会有一些沪剧的痕迹。而去掉这种带有戏曲腔的表演方式,正是这个剧组几个月来一直努力的方向。 寻新路的过程并不容易,但过程中有意外的收获。华雯说,创作排练本身,对剧团就是一次很好的艺术训练和学习过程。“演话剧,意味着没有任何戏曲的程式化表演或者唱腔来帮你塑造人物,你在舞台上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转身、每一个眼神都必须在人物里,这对年轻演员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挑战和磨砺。”
因为是完全面向市场的演出,这一版《雷雨》十分精打细算,主创团队中包括舞美服装都是年轻人,成本精简同时依旧不乏创意。也正因此,制作成本首轮就得以收回,这也是绝大多数戏曲院团很多年不曾经历的局面。
无论如何,在沪语话剧《雷雨》带来了新观众和新市场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值得深思的话题。
“讲上海话的人都越来越少了,将来谁还来看沪剧?”。当很多人对沪剧乃至上海本土文化有这样的忧虑时,还可以思考的是,为什么一样是讲上海话的演出,沪语话剧就有这么多不讲上海话的人愿意买票看?一样是沪语文化的热潮,上海的本土沪剧,何时能够占据C位?
这不是沪剧一个剧种的命题,而是摆在中国所有地方剧种面前的一个课题。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