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虎虎生威的音乐会,上海交响乐团在浓浓年味里迎虎年

红灯笼,黄灯笼,星光熠熠,年味浓浓……在慢下工作脚步的年关,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内外装扮一新,挂满喜庆的节日灯笼,一场总结牛年、期待虎年的“新春音乐会”,更将年味推向最浓。
1月22日,指挥家陈琳执棒上海交响乐团登台,现场不仅有美声高手献唱歌剧,也有唢呐、琵琶、昆曲等民乐界、戏曲界的“台柱子”集体献艺。中西合纵、南北连横,这场虎虎生威的音乐会,亮出了一年的精气神。当京剧遇到歌剧,会发生怎样有趣的化学反应?
现场,《铡美案》《贵妃醉酒》《甘露寺》等京剧的著名唱段与《卡门》《蝴蝶夫人》《图兰朵》等歌剧的经典咏叹调,上演了一场跨越东西方的对话——董洪松(花脸)、田慧(旦角)、蓝天(老生)等京剧名家与冯浩然(男中音)、顾文梦(女高音)、徐伟钦(男高音)等美声高手同台打擂,引发观众的连连叫好。
“京剧英文是Peking opera,可见西方人把京剧当中国歌剧来看,我们将六个演员按照京剧行当和歌剧声部来对应,花脸相当于男中音,旦角、老生相当于女高音和男高音,我们想把他们放在一起,让观众在一个小于20分钟的组曲里欣赏到东西方的美。”作曲家邹野介绍。
为向中国京剧与西方歌剧致敬,邹野改编创作了中西两种艺术戏剧中的经典选段,“从艺术角度来说,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总能在一个点上‘握手’,那么我们这一次的‘握手’就是在交响乐这个共同的载体上,完成东西方的相遇和碰撞。”
当晚的音乐会不只有京剧和歌剧的对话,还有唢呐、琵琶、昆曲等民族音乐与交响乐的深情交融。 唢呐演奏家刘雯雯带来了唢呐独奏《百鸟朝凤》,琵琶演奏家韩妍献演了琵琶协奏曲《草原英雄小姐妹》,昆曲小生施夏明则在交响曲《大江南》第五乐章“最忆江南”里, 一展动人的昆曲唱腔。
《大江南》是一部书写江南文化的作品,由五个乐章组成。作曲家王丹红在交响曲的恢宏气势里融入江南的温婉特色,不仅表现了传统江南的美好,更展示了现代江南的变化。
施夏明演唱的正是末乐章“最忆江南”。作曲家将唐朝诗人白居易的千古名作《忆江南》改成了具有昆曲意韵的昆歌,一把折扇在手,一袭长袍加身,施夏明信手拈来,娓娓唱出了江南水乡的婉约和柔美。余韵袅袅六百年的水磨昆腔与西方的交响乐浪漫邂逅,让观众对江南有了更具体的想象。“不同于那种‘熨帖’的昆曲,在恢弘的交响乐背景下唱出的昆曲显得非常空灵,更加突出了江南的韵味。”施夏明说。
“中国的传统音乐,尤其是戏曲音乐,善于营造意境,但跟西方音乐体系相比,显然是有些单薄的。”施夏明说,《大江南》融入了昆曲、民乐,最后用交响乐的方式来呈现,无形中把民乐里单薄的部分给填补满了,丰富的声音层次,让词中细微的情感得到了提升,描摹出古雅、朦胧的江南图景。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