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民乐集萃,上海音乐学院新年音乐会再掀“民乐热”

看过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你一定对《闯将令》有印象,这首作品多次被香港武侠片援引,当作背景音乐,传遍海内外。
12月29日晚,“上海音乐学院新年音乐会”登台上音歌剧院,用一场热闹欢快的民族器乐音乐会,喜迎2022年。返场时,一首曲调欢腾、气势豪迈的《闯将令》,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也让在场观众大呼过瘾、连叹有趣。“从维也纳金色大厅的新年音乐会开始,大家印象里的新年音乐会大部分是西方管弦乐。上海音乐学院在民族音乐上一直很强,有作品,有人才,有特色,有优势,用民族管弦乐队来做一场新年音乐会,特别合适,也能彰显民族文化自信。”对于为何选择用民乐迎新,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刘英如此解释道。
音乐会现场由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教授、指挥家吴强执棒上海音乐学院民族管弦乐团,师生共聚一堂,在“金钟奖”“文华奖”“敦煌杯”“青乐杯”“CCTV民族器乐大赛”“IPEA国际打击乐比赛”脱颖而出的获奖选手,悉数登场。上半场展示了传统民歌《纺线线》《唱支山歌给党听》《送我一朵玫瑰花》,以及一批上音人的原创国乐新作,如:苏潇以《映山红》为灵感创作的民族管乐重奏《火映红星》、邓翊群的筝曲《时代》和丝弦五重奏《跃龙》、罗天祺曾获CCTV金奖的打击乐《古风》。
下半场带来了一批大型民族器乐经典作品,如:赵季平以传统琴曲《梅花三弄》的主题为动机创作的《国风》、陆春龄融合南北风格笛子技巧创作的《喜报》、刘炽创作王丹红改编的电影《上甘岭》主题曲《我的祖国》、王建民创作的《延河随想》等。上半场是精致的小编制室内乐,下半场是磅礴的大编制民族管弦乐队,既有传统作品,又有新创之作……这场音乐会将民乐里的“吹拉弹打”——吹管乐、拉弦乐、弹拨乐、打击乐,淋漓尽现了一番。
现场还出现了不少非常规演奏方法,比如一些作品里的古筝、琵琶,不是弹拨乐器,而是化身为敲击乐器,发出了有空间感的奇妙声音,让人耳目一新。
指挥家吴强特别提到了上音老教授、“笛王”陆春龄创作于1959年的《喜报》,“别看作品小,但它技巧全面、综合性强,一直是经典。当年,陆老先生是一边跳一边吹的,非常欢快。这也是他创作的原意,讴歌祖国建设——众所周知,陆老先生原来是拉黄包车的,是来源于人民的人民音乐家。”
排练时,吴强也总和学生们讲起这段历史,“陆老先生生前每次上台,都会跟观众们强调‘老当益壮,甘做人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他的座右铭,我也希望学生能传承这份精神,真正做到艺术为人民。”音乐会刚放出票便售罄,上海观众对民乐高涨的观演热情,似乎也在吴强的预料之中。
“这几年来,我明显感觉到,民乐正在被越来越多观众喜欢。”前两天,吴强刚在江苏指挥了江苏省民族乐团,票子同样被抢光了,连保留票都被拿出来,现场气氛非常热烈,连续返场三次,观众都嫌不过瘾。
民乐为什么越来越热,越来越受捧?在吴强看来,最重要的原因有两点,“一来,随着经济全面提升,家长们越来越重视孩子的音乐素质教育,很多孩子学民族乐器,自己喜欢上了,父母也跟着听,大家都有了欣赏能力,传播的人越来越多;二来,如今国家讲究民族文化自信,社会氛围越来越浓,大家越来越能感受到传统文化的美。”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