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2:青蛇劫起》:没想到白蛇传还能这样诠释

注:本文有剧透
动画电影《白蛇2:青蛇劫起》,又名《青蛇劫起》,又名《姐姐去哪儿了》,又名《白蛇IP“奶”新人青蛇》,又名《女战神崛起之男人都是废物》......调侃归调侃,但《白蛇2》确实将一个老IP演绎出了意料之外的新精彩。说起白蛇传,各种版本影视剧的诠释都未脱离白蛇与许仙的人妖相恋爱情故事,而《白蛇2:青蛇劫起》则采取了青蛇视角,讲述白蛇被镇压雷峰塔之后的故事。这无疑是种讨巧的做法。
比起温婉善良的“恋爱脑”白蛇,塑造一个反传统的青蛇无疑更符合当下观众的口味。比如徐克的电影《青蛇》,亦正亦邪,妖媚又纯真的青蛇,就成为了华语电影中的经典角色。《白蛇2》中的青蛇则是天生反骨,刚烈勇毅,颇具独特魅力。故事从水漫金山,白蛇被镇雷峰塔下开始,废物许仙依然是个废物,法海要小青放下执念离开。小青却不甘,掷地有声地驳斥法海的大道理:“都是借口!说到底,不过是你的力量比我们大罢了。”故事到这里,还未脱开大众熟悉的白蛇传范畴。然而紧接着,新世界打开,没见识的我当场懵圈,怎么也没想到白蛇传也能玩出末世废土感。
废墟都市,异变人类,帮派械斗,弱肉强食,看个《白蛇2》活生生看出了点《疯狂的麦克斯》的意思。其中多场打斗场面,调度和动作流畅度皆可圈可点,青蛇脱下古装骑上机车,秀出一身肌肉,也是颇有看点。而青蛇在此处遭遇的两位男性,也分别延展出两段虽未言明但颇有咂摸空间的情感。
一个是帮派头目司马。在旁观白蛇的爱情之后,青蛇笃定,白蛇的悲剧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弱鸡废物,因此,她认为,要选,就要选强大的男人,才能在紧要关头保护自己。然而,司马在危机时刻放弃了青蛇,把她视为“累赘”,又让青蛇愤而认为“无论男人是强是弱,紧要关头,都靠不住”,因此,只有靠自己强大起来,才能立于世间。瞬间有女性意识觉醒那味儿了。
而与另一位男性角色的情感.......不能多剧透,反正最后真相还是,“男人靠不住,姐妹才可靠”。青蛇和白蛇的情谊,在整个故事中,都透露出一种不可说的浪漫和纯真。而与男性之间的感情,则只是衬托。修罗城的设定,确实值得一谈,来自各个时代的执念深重之人,只有在此处放下执念,才能再入轮回。虽然故事背景没有脱离六道轮回,但用科幻的眼光来看,也可以把这座城市理解独立于线性时间之外的时空,故事中也多次暗示,真实时空中的时间与此处的时间并不对应,外界的百年,在此处也许只是一瞬。这也为白蛇与青蛇的故事真相,埋下伏笔。
而在佛教中,阿修罗易怒好斗,骁勇善战,“执着之念强,虽被种种教化,其心不为所动,虽听闻佛法,亦不能证悟”。这与《白蛇2》中青蛇的人设和经历是高度契合的,同时,“执念”一词,也在故事中反复被提及,对于名利的执念,对于爱情的执念,对于复仇的执念,皆有表现。
值得肯定的是,《白蛇2》没有像大多数国产动画,喜欢给善恶黑白定义,喜欢告知观众答案,而是借青蛇之口对要求她“放下执念”的法海道出她的反抗。偏不放下执念又如何?立地不成佛又如何?“放下”的劝慰,如果变成一种绝对的“正确”,就很容易变成对本就受到伤害的人的强迫和欺凌。更何况,执念一词,若是求不得,便是“执念”,若是咬牙,求到了,便是会被旁人歌颂成“信念”。然而真是如此么?《白蛇2》妙的地方在于,也没有对此做出绝对的肯定。
修罗城的设定,是一个“蛇衔尾”的形态,衔尾蛇被形容为一头自我吞食状态的宇宙始祖生物,也代表了“自我参照”和“无限循环”。这也暗示了青蛇的困境,被自己内心的执念所消耗和束缚,而这一执念的完成,也并不成为完美的终结。
青蛇终于百炼成钢,打倒了法海,推翻了囚困白蛇的雷峰塔,然而白蛇对青蛇的执念也在延续,在另一个时空中,不断寻找,最后也来到修罗城,与青蛇相遇。最终在两个时空的嵌套中,两位女性的互为执念,双向奔赴,成为了白蛇悲剧的起点。
在打怪复仇流居多的动画作品中,《白蛇2》所给出的这个怅然若失的悲伤结尾,似乎也在暗示:执念可以不放下,但你要有承担它带来的后果的预期和勇气。最终,得知真相的青蛇,有没有一丝后悔?若是听法海的话,放下执念,也许反得圆满。正如修罗城中那个让人放下执念,重入轮回的池子,名为“无”,无我无有,无爱无憎,便能在命运面前,不悲不喜,从容以对?
但无数故事的开始,往往都是从“求不得”“想不开”这些至情至性的瞬间生发,若是艰辛悲怆,两手空空之后,等来的不是空寂的证悟圆满,而是一直想念的那个人,也不算虚度了。
片尾经典重温,用了《流光飞舞》这首歌,一句“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便已然给了这个淡淡感伤悔恨,又温柔漫溢的故事,一个完美的收尾。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