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完美陌生人》:为富人打造的精神操控法

美国心理学会前主席玛格丽特·泰勒·辛格有一套关于精神控制的理论。她认为,精神控制主要通过瓦解人的认识,使人彻底改变对自己经历和生活的看法,然后给他们灌输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使其依赖于某个组织和个人,沦为工具人。
辛格列举了实现精神控制的六个条件,并给出教科书般详尽的五种具体手段:1)感觉剥夺;2)催眠;3)修改个人历史;4)其他成员的压力及示范效应;5)情感操纵。
妮可·基德曼主演的新剧《九个完美陌生人》(Nine Perfect Strangers)是她和畅销书作家莉安·莫里亚蒂的第三次合作。前两部作品《无所作为》(The Undoing)、《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s)中,基德曼扮演的都是欲望在雪肤下如同静脉一样彰显的角色,人性很汹涌。新剧中她出演一个俄罗斯裔精神导师玛莎,收敛起“人”的部分,真像一头神秘的东方独角兽。玛莎经营一间高级SPA中心Tranquillum,一期接待十来位宾客,来者首先没收手机。Tranquillum的门槛很高,除了高昂费用,宾客不准把入住期间的内容发布在网上之外,玛莎还亲自挑选客人名单,把来客以她认为合适的方式组合在一起。
Tranquillum的日程内容像一种包容性极强的现代宗教,满山神佛各司其职。致幻剂放松精神,释放渴望;挖坑、远足、禁食、蒸气浴、跳瀑布、麻袋接力消耗体力,革除孱弱的胡思乱想。这些高级疗养院常用的手段之外,让Tranquillum声名远扬的是玛莎本人。她在宾客身上用到的手段,和辛格的精神控制理论有诸多相似。九位客人先被剥夺与外界沟通的工具,放置在与世隔绝的环境(感觉剥夺)。他们参加冥想(催眠),在压力和药物双重作用下被迫面对糟糕的过往(修改个人历史)。
一堂课程是让参与者以木剑击打假人,发泄怨恨。玛莎赞许拼尽全力击倒假人的成员,鼓动暴力行为的做法引起某些人的不满退场(其他成员的压力及示范效应)。
“情感操纵”更微妙一点,需要操纵者利用他人的恐惧、负罪、羞愧等心理。玛莎在这方面倒是没特别做什么,她只是让九位客人挖了九个长方形大坑,令他们躺进自掘的“坟墓”里反思人生。胆小的客人想到死,当场就哭了。加上玛莎又是这样的一个人,极高极瘦,银色长发,像受人膜拜的异教女神,萨满和女巫的混合体。五十岁以后的妮可·基德曼比同龄人年轻得多,医美技术和绝对防晒使她的面部光洁饱满,但这些并非不用付出代价。她的脸、人中、鼻子都被拉长,抬起眉毛的时候额头纹丝不动,使她的美中掺杂不自然的感觉,在不同的角度和光线如同换脸一样多变。
妮可·基德曼的个人特质使她很契合玛莎这个角色。虽然她有遭枪击后死而复生的历史,总是收到死亡短信的威胁,和两位助手(他们是一对恋人)均保持性关系,为死掉的宠物羊落泪,动机不明的精神操控大师玛莎依然像一个非人类。时间以天为单位周而复始,住客们早晨喝加了“料”的鲜榨果汁,晚上篝火晚会饮酒作乐。一天天过去,精神操控法的新鲜感和危险气息逐渐消散。剥去这层外衣,《九个完美的陌生人》仿佛驶过急流的木筏,骤然松弛下来。八集太长,当观众发现玛莎不是神棍,她的故弄玄虚、真真假假里似乎没有恶意,旅途就开始变无聊。
九位来客虽然被安上各种过去(谁没有呢),他们之间也三三两两地燃起火花,生出真诚的团队精神。但不管是失去家庭成员的一家人,被老公抛弃的易怒女,中彩票后生活失去重心的年轻夫妇,还是过失杀人的前橄榄球明星、同性恋调查记者、事业情感正双重危机的畅销书作家,对他们个性的展现均在首播的三集之后陷入停滞,在原地打转。
和同样取材于高级度假地的《白莲花度假村》(The White Lotus)相比,这些角色还停留在脸谱的阶段。他们像肥皂剧里的人物一样演自己的故事,脚本参照畅销小说和电视剧里的上中产阶级形象,样样俱全,惟独缺少“白莲花”中众角色合乎人性的行为动机。
好的人物立住以后,能自行走向自己的结局。浅薄的角色也会自有光芒,比如“白莲花”中最浅薄的纨绔子弟肖恩(杰克·莱西饰),仅凭演员集大成式的喜剧表演也让观众非常过瘾,如同看见生活中余光瞥过的一类人化作这一个人,把你所知和不知的全部特质统统呈现。由于人物刻画的生硬,互动的甜腻倾向,《九个完美的陌生人》正在失去妮可·基德曼和精神操控带来的情节张力。Tranquillum教科书般标准的现代疗养秘籍原来不过如此,而原本可以在这些人身上看到的讽喻和自省,还未露出踪迹。
这种状况下,玛莎不断收到的死亡威胁和频繁的枪击镜头闪回让人只想快进。它们像松掉的橡皮筋软趴趴,本意是提醒观众精彩即将到来,却只能加剧故弄玄虚的低级感。还不如多拍点女作家和前橄榄球运动员渐生的情愫,或者进一步满足观众好奇的初衷:为富人打造的疗养中心,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