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

最新日剧《想得到夸奖的我的妄想饭》(ホメられたい僕の妄想ごはん,以下简称“妄想饭”),让人在观看的时候总在“这看上去也太好吃了”和“脚趾抠出一间厨房”这两种感情之间游走。剧中由高杉真宙饰演的男主角和田理生,是一位普通“社畜”,业余爱好是贝斯,在一个地下乐队活动。但这两个在普通婚恋市场上都算是高分的标签,却没有让理生成为一个受到异性欢迎的人。
被设定为已经3000天没有谈恋爱的他,面对女生总是唯唯诺诺,不敢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可能唯一和他聊的来的人,只有远在纽约的青梅竹马智子。但经常通过视频闲聊生活琐碎的他们,关系似乎只停留在了友谊。和工作或人际交往的沉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理生在料理时的状态。对食材既精打细算又强调质量的他,早已成为附近超市的红人。
虽然理生总是一个人做菜和享用,但靠着强大的脑补能力,他总能妄想与最近遇到的不同女生共同进餐的愉快场景。她们有的严肃,有的娇嗔,但共同点在于都被理生的料理所打动。
而通过这种妄想,看上去孤独的一人食也就变得不怎么寂寞了。唯一要担心的,可能是在吃完,妄想也完了之后,要如何面对其实只有一个人的房间。如开头所说的,“妄想饭”的镜头语言,可以说是非常出色。适宜的滤镜加上顺滑的推进,让剧中的所有食物都显得格外秀色可餐。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本剧的几位导演,基本上都是拍音乐MV出身。
因为电视剧请到了畅销料理书作者田村つぼみ来监督菜品的制作和呈现方式,“妄想饭”可以说比很多同类型的“吃播类”日剧都要来得专业。另一方面,男主的人设和剧情的安排比较有争议。虽然主角是一位对女生非常有礼貌的男性,但每集都需要妄想不同的女生来家里吃饭才能排解孤单的设定,不免让人体会到了一种“男性凝视”。
该剧的蓝本来自于摇滚乐队“极度卑劣少女”(ゲスの極み乙女)贝斯手创作的散文兼菜谱集。这些幻想,如果仅停留在文字这种二次元上或许还能让人忍受,但把它进行写实的三次元化多少有些“玩尴”的成分。
更重要的是,每集客串的女主,戏份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多,她们的性格背景以及和男主的互动,压根没有进行完整的交代。换句话说,如果把这些戏删掉,并把更多镜头分配给男主做菜和内心活动,反而可以让该剧有更大的发挥空间。还好主角的扮演者,是气质清透的高杉真宙,要是换了其他更腻的日本男星,本剧的评分可能还会再降。而“妄想饭”其实也是高杉勇敢地决定和原公司解约并单独成立工作室后,首次主演的电视剧。对于粉丝们来说,只要能更多地在屏幕上见到他,可能比什么都要来得下饭。
“妄想饭”的成功和失败,也不禁让人又一次想起作为“吃播类”日剧“金字塔”的《孤独的美食家》。时隔两年后回归的第9季,现下正在东京电视台的深夜档热播中。“孤美”既没有MV般的食物展现,也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俊男美女客串,但它正是靠着一种贴近生活的朴素感而经久不衰。
有意思的是,主角孤身一人的状态,其实是这两部剧所共享的大前提。年轻的理生还需要通过妄想来治愈自己的孤单,而更年长的五郎,早已经学会了在食物中享受生活。这种年龄和美食哲学的对比,也让两部剧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互补。在疫情仍没有彻底退散的今天,两部剧里又巧合地有着对现下的关照。虽然“妄想饭”里并没有直接让每个角色都戴上口罩,但包括远程办公等桥段的设置,还是让人能够联想到当下的“新生活样式”。相比之下,回归的“孤美”不仅在剧里有对各种防疫措施的直接表现,更是把本季的一个主题定为了支援受到疫情影响的个人店铺。比如,五郎在第一集的开头就拜访了曾在第二季出现过的面向学生的小饭馆。这种在细节上对于社会议题的关照,该剧近十年的历史里其实始终可见。或许也正是它们让“孤美”在看似无情节的表面下比其他硬插剧情的剧更为打动人。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