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王之:传达出顾漫文字中的浪漫,这部爱情剧没有白拍

今年的都市爱情剧中,《你是我的荣耀》堪称爆款,喜欢它的观众嗑生嗑死,称其为“BG之光”。该剧播放量和话题度双爆,在“爱情/偶像/甜宠”这个类型题材中,这确实是一部因为制作上的精心用心,而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作品。该剧导演王之,早前的作品《怪你过分美丽》,便呈现出了他对于细腻情感的把控力,以及他在美学风格方面的个人审美。
对于《你是我的荣耀》,王之自认,是被顾漫的原著小说所吸引。这部小说讲述了大明星乔晶晶和航空设计师于途的爱情故事。“它比我以为的那种‘甜宠’类小说,要成熟很多,有很多在我涉猎范围之外的内容,比如我从来不打游戏,看了小说以后,我真的对这个游戏有兴趣了;还有航天部分也是,因为不了解,所以我就会很好奇。最重要的是,它的情感输出是比较成熟的,这个让我蛮想拍的。” 成年人的爱情
“《你是我的荣耀》中两个主人公,都是在自己行业里走到顶尖优秀的人,把他们放一起谈恋爱,这个故事本身我觉得蛮有挑战,但顾漫在文本上已经做到了它的合理性,我去把它呈现出影像就行了。”王之说道,“我个人比较喜欢这种成年人式的爱情。毕竟自己的年纪也不小,再拍那些可能完全不需要脑子就谈恋爱的剧情,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年龄。”“成年人对于情感中的各种事情,都不会还在一个比较好奇、惊奇的状态里,其实是比较了然于心的。但你可能看了很多风景,还依旧会为ta心动,这种感觉,还蛮打动人的。成年人的爱情可能很细节,很慢热,需要用心体会,而不是上来就直接秀恩爱。我觉得这个题材可能有受众偏低龄一些,但我觉得就算是年轻人,应该也能理解这种爱情的方式。慢有慢的味道,还是要把这个味道拍出来。”除了“成年人的情感”,这部剧引发讨论的还有“成年人的工作”。男主航天工作者的身份,本来挺容易做得悬浮不接地气,但在这部以偶像爱情为主要卖点的剧中,却还是尽量对男主这一职业身份做了较为细致认真的展现:
生活朴实简单,工作压力大加班多,紧急出差时去的时候坐飞机,回来却是卧铺火车。出差中,住的也是两人一间的单位老旧招待所,也会因为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不能给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而懊恼自责。据王之介绍,这些设定都是有过调查采访的,原著作者顾漫在前期写作过程中,就拜访了北京的五院、上海的八院等航天相关单位。到了拍摄阶段,更是有一位跟组的航天相关专业顾问,来负责审看和编写剧中一部分航天相关情节。包括剧中部分场景也是与上海的八院合作,进入其中进行拍摄的。“直到播出过程中,我们还在后期调整一些航天细节,希望做到至少在航天这一块,航天工作者们看的时候不会有疑义。”王之说道。顾漫写得细,王之拍得也细。王之调侃,“所以我俩是细到一起了。”前期二人经常会为一些很小的细节而讨论很久。如何呈现爱情小说里感性、抒情性的文字,确实花了不少功夫。
王之至今记得原著小说里一个细节:于途和乔晶晶打算看电影,走在路上,乔晶晶指着手机说这个电影不错,于途的手过来点了一下屏幕,“如同按在了乔晶晶的心脏上,就这种感觉”。
看到那段文字,王之有点懵:“一个屏幕,你按它,它又不会往里凹进去,也不会发出什么声响。你手指按在那儿,就是按在一块板上,还得做出‘苏’感,我很难。我花了好几天时间在想这个事儿,怎么能完成这件事儿?”实拍的时候,除了常规的人物特写加升格(镜头),王之还做了一些细微的设计,“比如把手机的屏幕做得稍微亮了一点,让他手按在上面那一刻,有点像点开了一个光明的按钮,而不是摸在了一块没有任何反馈的平板上,会有一点视觉的感受变化在里面。然后外加声音的处理,会有一些类似于心脏的跳动,包括音乐的辅助,其实是从几方面去完成这件事的。”
虽然都是细微的小设计,却十分有效,这场表现女主陷入爱情瞬间的细节剧情,被观众表扬“有心动感”“很浪漫”。“如果能完成文字里向读者传达的想象,能让读者觉得,‘啊,我当时看书的时候,想的就是这样’,或者说,‘你完成得比我想像的还更吸引我’,那我就觉得没有白拍爱情剧,还是很欣慰的。”不过更多感情戏的功劳,王之归给了演员。他认为,情感戏的成功,最重要的是选择对的演员。“演过爱情片的演员,他们知道恋爱的哪些片刻是观众最想看的。无论是杨洋还是迪丽热巴,他们在这块本身的演出经验就非常丰富了,所以很多时候并不需要跟他们去讲这场戏应该怎么样,他们在呈现上很有经验。”
从“颜色”开始
作为导演,王之在剧集影像风格和视听语言方面上独树一帜。都市爱情题材要传达给观众爱情的浪漫、美好,那么影像上的浪漫美好对于观众来说,是最直观的感受。
王之坦承,《你是我的荣耀》这部剧,在影像风格的定调上并不容易。这个故事并非单一的都市爱情,“它有好多元素,有航天的元素,有游戏的元素,有爱情的元素,这三个元素其实不好调和,而且三个元素在剧中少有交集。我就在想这三种元素,怎么给它定调性?怎么才能把三个完全不相关的元素融合到一块?”对于《你是我的荣耀》,王之的判断是,需要一个偏重的主色调才能包容很多不同的东西。“如果你的调性比较特殊另类,那就很难包容别的元素。 所以整体颜色不要过于轻巧,只有一个比较沉稳的色彩方案,才能同时把像《王者荣耀》这种色彩很丰富的游戏,和航天里面深蓝的太空,纯白的工作场所,外场实验那种焦土沙漠,包括都市的绚丽,都能够包容统一进去。”因此,该剧从外景,服装,打光,基本是偏沉的一个灰棕调性,然后两个主人公也各定了一个颜色基调,“比如说乔晶晶,你会发现围绕着她的所有东西,住处、服装等等,都是有点偏灰粉色系,比较符合她性格。而于途他的调性就偏黑色,深棕色,符合他理性冷静的性格。当我把两个主人公的颜色定完以后,他们的服装,生活区域的想象也就有了。”王之找片子的影像风格,喜欢从“颜色”出发。在做《怪你过分美丽》时,他便给美术、服装团队一个“怪怪”的要求:要个“红茶”那样旧暖沉郁的色调,“我希望观众只要想起这个颜色,就会想起这个片子”。这个要求听来奇怪,最后影像呈现出来的色调效果却格外美丽不同,颇受观众和业界内认可。
在上海长大,王之小时候在徐汇区上学,那一片有许多曾经法租界的老建筑,“遮天蔽日的梧桐树,光线透过树叶下来,落在建筑斑驳的墙面上,那些木质的、铁质的窗户,无一例外都是旧旧的。而这些老建筑的室内,很多却被装潢得格外现代。”
王之对上海的印象就是如此:新旧结合,中西合璧。因此他拍的这座城市,现代摩登中,可见人文情愫。比如《怪你过分美丽》中,拍上海弄堂月夜中,一树广玉兰浮动暗香,沪上情致宛然。
“小时候我父亲的单位里,就有一棵特别大的广玉兰树,我老爬树上去摘那特别大的花朵。当我看到剧本里有一棵树时,我本能觉得,那是一棵广玉兰。”
父亲当年的单位,在位于永嘉路上(旧址)的上海电影译制厂。小时候一放学,王之就跑那儿去看电影,“他们有很多的翻译片,一接触上以后我就非常热爱了。”王之自认不是“天赋型”导演,靠的是本科和研究生7年,拍了几十个学生作品练出来的。
除了视听语言,他尤为重视剪辑。“有些导演不怎么盯剪辑,找一个信得过的剪辑就直接剪了,但在我看来这是很有风险的。因为剪辑并不知道你现场是怎么拍摄的,他只看到你素材是怎么样。但在拍摄过程中,你如果是一个有剪辑思维的导演,可能拍摄的时候已经把每场戏的剪辑思路放在里面了。”“你故事先从哪个点开始讲?”王之侃侃而谈,“比如可能一场戏,比较常规的开始,是从一个全景开始交代场景和人物,然后切人物的近景。但有些时候一场戏不适合这样讲述,可能这场戏我在拍的时候,就希望它是从一只手开始的。当把素材交给剪辑师,剪辑师也要以他的方式重新梳理这个故事。但我觉得一个导演如果足够爱自己的作品,应该好好盯一下后期,至少把自己拍摄的想法与剪辑师做清晰的沟通,在剪辑师完成后,还可以再做二度创作等等,我觉得这是比较良性的创作方式。”
一切服务于故事
谈到电视剧和电影编剧重要性的差异,王之表示,在他看来,无论电视剧还是电影,都是编剧的艺术。
“你会发现你喜欢看的电影、电视剧,它的故事一定是个好故事。电视剧为什么会更仰赖于故事,因为电视剧容量够长,它人物的多面性,人物关系的可能性会更多被放大,观众会和电视剧里的人物和故事‘生活’在一起很久,所以它更会让你感觉到故事的重要。而电影你要在很短时间内抓住人,让人坐在那儿90分钟、120分钟,剧本的功力很重要。”“导演的影像控制,视听语言,演员的表演,最终服务的还是剧本。你在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这件事很重要,你拍得再好,故事不好就全垮掉。所以电影、电视剧在我看来,只是编剧主攻的方向不同,但都是编剧的功力问题。然后才是导演能为这个剧本加成多少。一个合格的导演,他应该在拿到剧本以后,就做好自己的工作台本。在你的工作台本里,你已经完全设计清楚这个故事该怎么拍了。这件事很重要,而不是一边拍一边去想,这不是很成熟的做法。”
刚毕业的时候,王之有机会做了广告导演,但后来他发现拍广告更多是一个影像逻辑、视觉逻辑,但他却总在追求故事逻辑,“我就特别难改自己这一点,导致我都在拍一些微电影,然后广告商没人找我。我只能放弃做广告这一行,但我也慢慢开始坚定一点:我还是喜欢讲故事的。”
“所以如果我看到一个喜欢的故事,拍出来以后,没有完成看故事时它给我的震撼或者感受的话,我会对自己特别失望。而如果能完整、漂亮地将自己喜欢的故事传达给观众,然后观众喜欢,我会觉得特别荣幸特别高兴。没白学那么多年,没白在这个行当里那么多年。”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