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秃然发生》:用黑色幽默来讲脱发这件事儿

朱志彬,一个从河南来北京讨生活的普通人。因为脱发,4年前在一家医美植发花了2万8千元,总计值了3500个毛囊单位,也就是把3500个毛囊从脑后取出移植到头顶,以制造秀发丰茂的视觉效果。但手术第二天他感觉不对劲,马上自拍一张头皮,对着照片一根根数了好几遍,都只有2000出头,他自觉上当了,四处理论投诉无果,只能打官司起诉,然而屡战屡败……
纪录片《秃然发生》讲了朱志彬的故事,旁人看他的经历有点好笑又有点心酸,甚至有些荒唐,法官也曾暗示朱志彬有“碰瓷”嫌疑。但这都不妨碍纪录片直指向了一个核心讨论:逐渐失去头发,对男性来讲意味着什么?《秃然发生》共8集,采用追剧式纪录手法,以主持人何润锋脱发自救为主线,游走来往于相关人士:医生,植发培训机构,各路饱受脱发困扰的男性朋友……
在片中,何润锋变身创业者卧底植发机构三天速成班,亲自上手术台参与植发,和病友长谈,甚至帮忙联系律师打官司,调解家庭矛盾。这样颇有代入感的走访,使全片节奏轻快吸引人。《秃然发生》虽以男性的脱发议题为主线,却以“女性视角”的旁白进行讲述。旁白写得有趣生动,口气不再冷漠的高居于观众之上,而是用略微轻松调侃,如朋友之间的唠嗑。
比如——
“你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你之前说要一告到底,果然不是随便一说,你此刻待着的这个地方,或者说你蹲着的这片地面,属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传达室,你通话的那头是经手你这官司的一位书记官,你找他是要了解,你要怎样做才能反败为胜,你的官司已经输了,而且输了不止一回。”
“我们试图跟观众聊天式的对话,把我们的所思所想突破屏幕去跟观众直接交流。”总制片人、后期总导演徐婵娟在接受2s2s采访时解释说,“力图说别人听得懂的话,而不是自说自话。”近年来,年轻人工作压力大竞争环境激烈,又多爱熬夜,网络上关于“秃”的话题日渐增多。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有超过2.5亿人正饱受脱发的困扰,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其中男性脱发者有1.63亿。
徐婵娟认为,“脱发”已经不再圈定一个特定群体,有一点往公共话题方向走的趋势。
片子的源起,来自于主持人何润锋自己的烦恼,他一直受脱发的困扰,很想去植发。对于何润锋的发量,徐婵娟认为,“其实没太注意到他有多么的严重,我们的看法是,即便你头发再少点,也不太影响你在我们心目中的印象,但他自己就非常受到困扰。”此后一次闲聊中,大家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题,可以基于此,串出另一些话题。直到有一天有人提到了“秃然发生”这个词,大家觉得火候到了。
但拍摄难度颇大,徐婵娟认为,这和平常做一个新闻事件或者是拍一个人物区别挺大的。
“难度在于你要跳进两个海洋里面,第一是你拿到这个话题类的选题之后,并没有一个核心人物,只能像大海捞针,在做一个比较大的研究以及海量的搜寻之后,去把这些人和事情打捞出来。”徐婵娟说。
创作团队于是开始混迹于各大网站和论坛贴吧,目的只有一个,找人。
有一天,团队里的小伙伴易婷在法律文书网上看到了一份朱志彬判决书,突然眼前一亮。
“这么屡败屡战的一个人,就很符合我们当时的想法,既有对每一个毛囊的珍视,又有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徐婵娟说。
没错,朱志彬曾说过,他在意每一根毛囊,就像一个饿死的人在意每一口馒头。了解的人都清楚,正因为对毛囊无比的珍视与真爱,才导致他如此的心痛。不过,朱志彬的勇敢抗争,仅仅算是个极端特例。大部分有脱发问题的人都羞于启齿。
事实上,脱发不仅是中年危机,更多的是基因遗传,很多年轻的小伙子十八九岁就面临脱发,找不到对象,网恋一奔现,就面临残忍的分道扬镳。旁人根本理解不了这种痛苦心理。
比如25岁的袁先生,从19岁就开始脱发,再也离不开他的帽子。
他自述:每天我看着我的帽子,我都有一个想法,我太讨厌这个东西了,我这辈子不想再和这个帽子有什么联系了,我不想再戴这个东西了!
他背对镜头,说出了令他痛彻心扉的事:一次是在朋友家,忽然间一阵风把他的帽子吹掉,他以为有人来了立马拿被子套到自己的头上;还有一次几个男孩子一起聚餐,其中一个突然摘掉了他的帽子,所有人惊呆了,他也只是低着头。袁先生这两次都崩溃地哭了……
对待这些脱发患者,观众能不能真正产生同理心?
徐婵娟回答说:“我之前一直在跟我们团队的伙伴讲,如果不能理解的话,就想想女生在青春期长了满脸的青春痘,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跟人谈恋爱的时候,你光着头,或者是你顶着满脸的痘痘,确实是会让人非常自卑的。”
说到底,有些内在情绪,人们总是无法感同身受的。片中另一个人物罗林川是遗传性脱发,无法遏制,头发肉眼可见地脱落,前额从M形发展为“地中海”。戴着假发的罗林川曾经提到一句,平常提到残疾人,都会有注意去保护他们的一个心理感受,但是对脱发人群,公众却会用一个调侃的方式,这种调侃实际上对他们是一个更深层的伤害。
纪录片还拍摄了一位在“脱发圈”小有名气的人物:李闪光。凭借地中海发型,和戴假发后清爽蓬松少年感形象的反差,他在短视频平台上收获了近10万粉丝。而这也促使他成为了一名“假发博主”。
励志的“假发博主”只是凤毛麟角,这并不是一个能够引起特别关注的群体。徐婵娟认为,纪录片希望借由女性的视角,能够让大家关注到这样的一个群体,对男性产生另一种层面的理解。
“我们在比较早的情况下就确定了,找到在生活中更尴尬的这样一个角度,带一点黑色幽默的调性”,制片人、后期总导演刘东啸对记者说,“我们希望它不是一个很沉重的片子,黑色幽默其实是一个色彩,希望借此能达到一个之前没有达到的沟通。”片中,面对植发,也是令何润锋百般纠结。业内老炮的话让何润锋内心拔凉。
1、毛囊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取出来的时候肯定会弄坏一些,取头发真正的成功率,一年以下的医生50%就不错了。
2、植发医院有90%的毛利,客单价三四万,你可以自己算一算!
3、种好了的头发也不是永久性的,不持续用药,头发还是会脱落。
可是,一直内心摇摆不定的何润锋还是决定踏出这一步,去植发。
看过此片,你至少能理解到一点,每个人都会有心理上极难跨越的那座隐秘的山,哪怕在外人眼里,那只是一粒尘埃。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