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演员蒋璐霞:自己“卷”自己,“卷”得不能自拔

前些日子,采访电视剧《特战荣耀》导演徐纪周,聊天中,谈及剧中最强狙击手“孤狼”郭笑笑,徐纪周说,郭笑笑是原著里写得最好的角色,但也是最难找演员的角色。然而 ,当初该项目筹备时,恰逢《红海行动》热映,徐纪周看到蒋璐霞在其中对于重机枪手佟莉的诠释,立刻跟编剧冯骥表示,“咱们要做这个角色,有个先决条件,就是得找蒋璐霞来演。”他直言:“我能保留这个人物,还能丰富她,就是因为这个演员她能完成。”如徐纪周所说,蒋璐霞是个很独特的演员,她自小习武,2004年成为全国少林拳武术冠军,国家武英级运动健将,国家一级武术套路裁判员。强悍的身体素质和武术实力,让她能完成对普通人来说很具挑战性的动作戏,长期习武锻炼出的坚韧性格,也让她有着独特的飒爽气质。在拍《特战荣耀》之前,因为《红海行动》,蒋璐霞就已经做过大量军事的技术动作训练,对军人的职业素养、技战术动作有基本了解,她与郭笑笑这个“女兵王”角色,天然契合。
通过冯骥的牵线,蒋璐霞第一次见到徐纪周,徐纪周是个“自来熟”,蒋璐霞笑说,“第一次见到这么热情的导演”。二人长谈之后,蒋璐霞看了《特战荣耀》的原著小说,她被郭笑笑这个人物吸引:“郭笑笑是很神秘的人,越看越想了解她。我很好奇他的经历和成长,她那样一个孤狼的外表下,其实是有一颗很炽热温暖的心。我愿意去接近她,我愿意成为她。”
“入定”的感觉
但在《特战荣耀》之前,蒋璐霞并没有太多电视剧的拍摄经验,电影时长有限,一般对人物的塑造比较聚焦和极致,不像电视剧,可以给人物更丰富的阶段性和成长空间。九个多月的拍摄周期,塑造一个人物,“这次需要拉很长一个战线,对人物不同阶段,不同层次,不同心理变化和不同的人物关系,都要提前想得很清楚,做足了功课,才能在整个演绎的过程中,与人物契合。对我来说也是突破和尝试。”面对挑战,蒋璐霞会有本能的好胜心,“既然有了更大的人物塑造空间,就不要浪费,每场戏都要去打磨它,雕刻它。”
进组之前,蒋璐霞专门跑去深圳,去找深圳的同学请教,她有同学是特警,更有一位师兄就是一名狙击手,执行过多次任务。她采访了几位狙击手,“给我共同的感觉是,他们看人的时候,眼神是坚定的,很锐利,哪怕是他们在思考的时候,眼神都是亮的,感觉他们的眼睛能穿透你一样。而且他们给人感觉很安静沉稳,但不代表他们不开朗不热情。”蒋璐霞说道,“狙击手在执行任务时,不可以有一点犹豫和慌张。认准了一个点,就严格执行。如果在犹豫之间,他可能就错过了一次执行任务的机会,对他们来讲可能会造成很大的错误和后果。”
通过交流学习后,蒋璐霞建立了对狙击手的初步认知,她感觉到,狙击手需要极强的定力,而她自认是一个生活中“杂念多”的人,容易被外界干扰。但在狙击手的练习里,往往需要趴在一个地方端着枪,指定一个点,一趴就是半个钟头。训练中,教官甚至会在枪头立一个弹壳,刚开始一分钟不到,蒋璐霞枪头的弹壳一定会掉,“因为我会心慌手抖,我的肌肉控制能力没有那么强。”为此,蒋璐霞做了大量的打坐训练,“时间久了之后,我的心静下来,慢慢就能控制呼吸,控制好呼吸,就能控制好肌肉,形成一种肌肉记忆。”到最后,蒋璐霞可以做到,在教官喊停之前,枪头的弹壳一定是纹丝不动的。
“那是一种入定的感觉,周围的时间流逝得很快。”蒋璐霞回忆道,“训练像一个自我修行的过程,你能慢慢感知到自己身体和意识的变化,会感觉你仿佛能控制那个弹壳,感觉和枪合二为一,心会变得更加安静,感官会变得非常敏锐。”
而对于郭笑笑外形上,蒋璐霞也做了细致的设计。同为女军人角色,郭笑笑与《红海行动》中的佟莉有着很大的不同。《红海行动》中,佟莉性格上风风火火,直来直往,跟战友们一起称兄道弟,甚至不分性别。蒋璐霞回忆,“那时候真的每天除了睡觉以外,吃饭训练所有事情都跟大家一起不分开。”而且佟莉是重机枪手,为了让女孩扛起重机枪冲锋陷阵这件事,对银幕前的观众有说服力,蒋璐霞增肌15斤左右。但到了《特战荣耀》,蒋璐霞认为郭笑笑这个人物,在她脑海中的画像,应该是清瘦的,内敛的,甚至有一丝阴郁的。又是为了角色,她减重了15斤。 “我不怕跟别人不一样”
这种对于角色的“接近”,只是刚刚开始。进组之后,徐纪周对于所有演员的要求是:尽量戏里戏外人物统一。“我们到组里之后,我们是什么样的人物关系,我们生活中也要尽量保持那样的人物关系。”蒋璐霞笑说,“如果对方演的是反派,我们真的能做到见到反派形同陌路,甚至‘眼带仇恨’。”
而蒋璐霞对自己的要求,则是“与人群疏离”。她虽然内向,但却喜欢集体,“其实我喜欢跟大家相处,哪怕说坐在人群角落里,我不说话我不表达,但我喜欢热闹。”但饰演郭笑笑,她开始有意识地和大家保持距离,减少交流。她自认自己没学过太多表演技巧,有时候需要一些笨办法催眠自己去进入角色,“用我的方式来强迫自己进入到郭笑笑的孤狼世界。”她说道,“所以有时候我突然在片场冒出来,跟大家聊天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很不适应,觉得:诶,你怎么突然出现了?我还会觉得很得意,有种‘计谋得逞了’的感觉。”
蒋璐霞介绍,在《特战荣耀》拍摄过程中,剧组在尽可能还原真正的武警的训练过程:扛木桩,吃虫子,雨中射击,泥潭打斗,虐俘训练。“你越是去演绎这个过程,越觉能理解真正的武警战士们,他们训练的艰苦,和他们所忍受的巨大的生理和心理上的这种压力,就会更加发自内心的敬佩他们。”
而这些训练和拍摄,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身心上的巨大挑战,更会有人认为,女生很难完成这样的挑战。蒋璐霞却表示,“我来到这个集体我就是一名战士,我要以战士的要求来严格要求自己。”
“我不希望搞特殊,如果搞特殊的话,你在戏中呈现出来的状态一定是不真实的,我不希望不真实的东西出现,那观众一定会有质疑,那我对这个角色就是不负责任。”她聊到,在拍摄中,有几次会被教官当成激励其他人的榜样:“有一些群演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体能上会稍微差一点,教官会拿我去激励那些男生,说,你们看小霞都这么努力了。他这么说我没问题,只要能给大家带去一些动力和能量的话,我也挺开心的。”
在剧中,作为女兵的郭笑笑,也曾被认为“一定比男兵弱”,却以绝对实力赢得众人尊重。这一情景放到现实职场中,也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场景。“虽说我们都不应该戴有色眼镜看人,但这件事情你没法控制别人,你管不了别人的嘴,你只能控制自己,你只能让自己变强。不分性别,我觉得任何事情都是靠实力说话。到任何新环境中,你都需要靠实力去证明:我可以胜任我的职责和职位。如果你有实力,够勇敢,够努力,你值得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同时,蒋璐霞也认为:真正的强大是发自内心的自己认可自己。
“别人眼光我觉得没有那么在意。从郭笑笑这个角色身上,我觉得她很‘牛’的一点,就是可以做到不同。”蒋璐霞说道,“我跟你们‘不同’,但我仍然坚持自我,我不怕跟大家不一样。随波逐流是容易的,自己做选择,为自己的选择买单负责,这是难的。不一定大家怎么样生活,我就要去追求那样的生活。” “卷得无法自拔”
在生活中,蒋璐霞自认很随意,总愿意配合家人朋友的节奏,“大家怎么舒服怎么来”。但在工作中,她仿佛有“强迫症”,“我不允许自己不专业或者不敬业的事情出现,如果我没有做好,我会很懊悔,所以我与其懊悔,还不如把前期功夫做足。可能有遗憾,那是我能力的问题,未来再去提高,但我不允许在这个过程我没有尽力,这对我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失败。”
当年,《红海行动》拍摄前,蒋璐霞因为去部队体验生活,脚受伤三处骨折,因为担心剧组换人,她没告诉导演这件事,硬打了封闭针拍摄。四五个月时间,每天背着几十上百斤的装备拍摄动作戏。“有时候拍一条下来,我浑身汗湿透。大家不了解情况,还会开玩笑:你这身体也太虚了。实际上,我都疼疯了,但也就点个头,说对不起,我还是缺练。”而强行拍摄的后果,是留下了习惯性扭伤的后遗症。
从小习武,进入专业队成为运动员,蒋璐霞形成了极强的集体荣誉感和好胜心,“‘卷’自己,‘卷’得难以自拔。”那时候,学校里专业队女生只需要三个人,在校的女生几百号人。“所以为了自己可以成为那五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我必须要拼尽全力。”最极端的时候,蒋璐霞有段时间,每天训练时都会受大大小小的伤,手破口子流血,她反而觉得:今天训练得淋漓尽致,没白过,没白费。“我很难解释当时的心态,好像觉得没流血今天就没进步,那时候极端渴望自己有所成长。”
“现在想想,当时有点自虐倾向,是不对的,不应该那么逼自己。现在就会放过自己,比以前对自己更好一些。”蒋璐霞反思。即便如此,蒋璐霞也被一些网友戏称,是在“影视圈服兵役”的演员,她自己也笑,“我会觉得好像有那么一点贴切。”
但至少,演员这份职业,打开了蒋璐霞新的世界。“作为运动员的时候,训练场宿舍两点一线,没有太多其他的生活体验。但演员这份职业,它需要你更多元的生活体验和感受。”以前的蒋璐霞,总是觉得时间宝贵,“我要去训练,我要去打拳了,我没有时间浪费”。做了演员,蒋璐霞发现,她需要更多的生活体验。“一开始拍戏,到现场连机位在哪里都找不到,很懵很慌,只是执行导演给我的指令而已。”那时她的“慌张”是无法掩饰的,她觉得自己所有的自信,都来自于对自身能力的确信,如果自己不确信,无论如何,她装不出来。
“打女”,蒋璐霞清醒地知道,这是她进入演员领域的敲门砖,是她身上的加分项,“我一直认为它不是一种标签,它是观众对我的一个认可。”但进了这个门,她发现需要修炼的东西太多了,“我希望通过自己在表演上的学习和成长,希望有一天观众在欣赏我动作戏的同时,也会发现我有新的成长。”拍完第一部戏之后,蒋璐霞跑到中戏做旁听生,跟同行请教,“越从事这份职业,越敬畏这份职业,觉得自己像个小学生,觉得表演太深了,不是表演喜怒哀乐那么简单,你越想做好就越难,要你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积累和不断的修行。”她开始喜欢走出去,画画,学摩托车,看话剧,尝试各种新的东西,学习各种技能。也比以前更喜欢交朋友,更喜欢聊天和倾听了。“有一次路边遇到个流浪汉,就跑去便利店买水买面包给他,坐下来跟他聊天,聊了两个小时。发现每个人的过往,都像一本书,都有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
“感觉之前我是一种内向的‘卷’,让自己越来越强,现在是一种向外打开自己,去感受这个世界。 我变得更细腻,生活变得更加的丰富,也更加热爱生活了,对世界也充满好奇,这都是因为演员这份职业,它改变了我看待和体验这个世界的方式。这份职业把我身上感性的部分完全释放出来了。”她说,自己有时候在家里坐着,什么也不做,发着呆,会突然感动于“生活真美好”。
“现在对于表演,我感觉演一个角色,就无限去接近她,无论用什么办法,我要真诚地去面对角色,把自己没有保留地交给角色。”这种无保留地交付,势必会留下痕迹,蒋璐霞感觉,她演的每一个角色,都在身上留下印记。“前一阵,有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在《特战荣耀》的故事里,我单独去执行任务,醒来的时候,还蛮想念我的战友们的。”她感觉,表演像是在创造平行时空,每演一个角色,就是创造了一个平行时空的“自己”。当你从这个戏里出来,那个平行宇宙继续存在,你塑造的人物,依然在那个平行宇宙中生活。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