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亡命救护车》中国首映:换个角度看“爽片”

4月19日,好莱坞知名动作片导演迈克尔·贝的新作《亡命救护车》,在北京举行中国首映礼。受疫情影响,电影放映前,远在大洋彼岸的主创团队“照例”通过视频同中国观众打招呼。迥异于近年来国内电影首映礼上,往往会集中一批业界同行观影、发言的帮衬套路,此次《亡命救护车》在电影推广上可谓别出心裁。 《亡命救护车》根据2005年丹麦同名电影改编:退伍军人威尔·夏普(演员叶海亚·阿卜杜勒-迈丁饰)急需为身患重病的儿子筹集医药费,不得已向养父母家的胞兄丹尼(杰克·吉伦哈尔饰)求助。后者是一位“西装暴徒”,他给走投无路的夏普支招,一同“干一票大的”——实施洛杉矶史上最大金额的银行抢劫案。人算不如天算,当这对兄弟劫匪成功抢劫了一辆救护车逃之夭夭后,却发现车上还有一名女医护人员卡姆(艾莎·冈萨雷斯饰演)及危重患者,状况由此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同电影中出人意表的情节反转相应,此次《亡命救护车》的中国首映礼,竟然由一位国内汽车媒体人主持?!街头涂鸦艺术家许凯萌、北京积水潭医院急救科主治医师刘耕、中国一线航拍摄影师高率齐聚现场。四位民间达人分别从片中出现的特种车辆构造、带有标志性的洛城涂鸦、救护车内如何抢救患者,和该片中出现的大量航拍镜头入手侃侃而谈。 涂鸦文化对应剧情发展
1965年出生的导演迈克尔·贝,是好莱坞“中生代”商业片导演中的翘楚人物。中国内地影迷对他的熟稔,源自上世纪90年代开启的“大片引进”时代,由他执导的电影《绝地战警》《勇闯夺命岛》《世界末日》《珍珠港》,几乎塑造了其时观众对于好莱坞大片的概念认知。近十几年来,他的名字同《变形金刚》系列电影牢牢绑定,在影迷群体中享有“爆炸贝”的昵称。
《亡命救护车》是迈克尔·贝在2020年接手的项目,与其过往动辄数亿的大手笔相较,这部电影的投资据说只有4000万美元。看剧情介绍,不少观众都会联想到1994年的电影《生死时速》和1995年由他执导的《绝地战警》。开场没多久,片中两名巡警聊天时蹦出一句台词,“输家总说自己尽力了,赢家才能和黑桃皇后亲热。”电影马上交代这是《勇闯夺命岛》里肖恩·康纳利的台词,显然带有导演自我致意的味道。 在涂鸦艺术家许凯萌看来,这一次导演为了展示故事发生地洛杉矶的多元文化,颇具巧思。“涂鸦艺术本就源自美国的街头帮派文化,实际上就是用符号划分地盘。电影一开始的银行大劫案发生在上城区,这里看不到大面积的涂鸦,但在小的公共空间里,还是可以窥见涂鸦符号。救护车开进中城区,观众会看到市容开始出现大面积的涂鸦壁画,但依旧显得有点‘中规中矩’。片末下城区的火拼,在贫民区里能看到涂鸦最本真一面,到处的Pop字喻示了这里的混乱和危险。可以说这一次仅仅通过涂鸦的辨识,就能对应到剧情的起承转合。”
片名既然叫《亡命救护车》,救护车内的急救场面自然是应有之义。急救科主治医师刘耕介绍说,一般而言,救护车内只搭乘一名急救医护人员和一名病人。“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把抢救设备放进去。”在他看来,电影中对于救护车的功能展现肯定有夸张的成分,却做到了不违背医疗原则,“在世界通行的救护体系中,有两条很重要的原则:一是对患者有利,片中由于救护车被匪徒劫持不能停车,车上的医护人员就必须对他实时施行救治,而这又同剧情的发展步步相关;另外就是不伤害原则,这一点上艾莎·冈萨雷斯饰演的卡姆表现非常专业。一名合格的救护者不光要具备专业技能,更要有共情关怀的能力。观众会看到她不是一个‘花瓶’,而是跟另外两位男主角间形成了非常强有力的制衡关系。” 穿越机定义影像叙事“新语法”
航拍摄影师高率曾参与过《邪不压正》《流浪地球》等国内大片的航拍拍摄。他介绍说,现而今航拍已成为越来越接近于常规化的拍摄手段,“航拍一般分为直升机、无人机(英文缩写UAV),还有穿越机(英文缩写FPV Drone)三种形式。过去我们看电影,冷不丁有一个直升机航拍的镜头,立马就会带给观众不一样的空间感受。就像是‘上帝视角’在俯视,你才会觉得,这才像一部大片该有的样子。此次《亡命救护车》的拍摄期间,这三种航拍的拍摄方式都有出现。”
直升机航拍操作并不轻松,需要事先将机舱舱门卸掉,摄影师要挂上安全绳,操作摄影器材从高空拍摄。而直升机在空中飞行时,机身时刻都在高频抖动。为了得到稳定清晰的影像画面,就必须加装一个军工级别的陀螺仪,以得到稳定的视角。如此劳师动众,自然耗资不菲。在高率看来,是无人机时代的突然到来,迅速开启了航拍的“平民化”。
“无人机本身就是‘会飞的照相机’。得益于无线遥控技术的进步和影像设备的迭代,让过去很大、很笨重的摄像机,如今可以集成进很小巧的机身,一样可以拍出4K、8K,乃至更高分辨率画质的影像。”高率介绍说,有别于直升机多在高空进行航拍,无人机航拍恰好可以同前者做到互补,“无人机航拍的高度,实际上处在更加贴近地面的空中机位。过去要拍摄这样高的俯视角,一般是通过摇臂、索道来实现。有了无人机,我们就可以轻松找到这个制高点。”
此次《亡命救护车》最大的视觉亮点,是穿越机拍摄的大量介入。类似玩第一视角游戏的“所见即所得”,穿越机所能提供的第一视角,可以拍到更多独特的角度和镜头。据了解此次拍摄期间,迈克尔·贝甚至不惜重金请来19岁的天才少年、无人机竞速联盟世界冠军亚历克斯·瓦诺弗,在片场担任第一视角穿越机飞手。
“穿越机的时速可以达到100到200公里,非常快,因此能够去做更多的空间维度上的动作。而它的拍摄环境又可大可小,既能在室外高速攀升,再俯冲下来,拍摄冲上云霄后又沿着大楼垂直速降的视效场面。同时,也能完成在狭小空间内的运动,比如在室内,唰的一下,钻到桌子底下,又快速从大门穿出去等等。”高率说。
而为了获得1秒甚至不到1秒有冲击力的画面,飞手甚至要让穿越机处于接近“自杀式”的极限,“正是因为场面调度极其复杂,迈克尔·贝在片场对摄影师要求极高。在所有的画面同框的一刹那,必须完成零误差的动作。”在高率看来,此次迈克尔·贝开创了FPV第一视角穿越机拍摄的新纪元,“高空坠落、穿地库、钻桥洞等等场面,都在以不可思议的视角呈现出来。观众不妨看电影时稍加留意——一旦有穿越机出现,此时剧情上往往就会有大事发生。这简直成了整部电影的一个符号,也是导演让动作视效参与影片叙事的新语法。”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