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系主任郝蕾线上开课谈表演:我不想做提线木偶

2021年,经由贾樟柯导演推荐,公认的实力派女演员郝蕾有了一个新身份——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影视表演系主任。4月6日,系主任郝蕾围绕主题“演员与导演:创作过程与挑战”,为温影师生们带来了一堂精彩生动的云课堂。疫情期间,演员的工作也多少受到影响,郝蕾在和同学们的互动中也表示,自己原本因为在工作室中隔离了一天,觉得挺“丧”,“但今天早上起来,想到可以和同学们会有这样一个交流机会的时候,阳光也很好了,我又觉得很兴奋。”
两小时的云课堂上,郝蕾从“演员为什么要具备导演思维”聊起,面对“导演很逊怎么办”“长独白怎么攻克”“没剧本怎么演”等各类学生提问,郝主任畅所欲言,干货满满。其中虽然没有直接的表演技巧的教授,但其中关于对表演的理解,对自我的观察,也让听者得以窥见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并从中领悟到些许表演的奥义。 演员的委屈:不想做提线木偶
因为要同时面对表演系和电影制作系的学生,这堂课的主题被设定为“演员与导演的合作”。因为中国的影视行业人才培养,在这两个学科上还是有泾渭分明的学科设置,到了实际的从业过程中,郝蕾也深刻感受到,这两个合作紧密的工种,似乎很容易面临难以逾越的鸿沟。
“演员和导演的关系,从我个人经验看是亦师亦友,又爱又恨。”郝蕾如是开场,“我们是一个行业内最紧密的合作关系,但表演系和导演系的教学内容是很不相同的。非常多的导演不太了解演员的创作过程,他会有一套自己既定的标准来判断什么是好的表演,从而进行选择,但他很难了解演员是如何达到好或者坏的表演,这个时候演员会比较容易崩溃,你需要去体会、去猜测导演的意图。另一种导演更像老师,他会比较了解演员的创作过程,比较了解‘人’,在选择演员的时候,他的导演工作就已经开始了,他能够像‘开采师’一样去挖掘演员身上隐藏的宝贵特质。”
郝蕾说,自己一度对于演员的被动性感到失望。她也有觉得委屈的时候,遇到没有那么默契的导演,自己觉得很好的设计,最终也会被剪掉无法呈现或不被看到,“我演得这么好,为什么把我好的部分都剪掉?”她也会有这种不甘。“我曾经看过电影馆丛书中的《导演功课》这本书,看完这本书我就很绝望。因为这本书叙述的创作体系里,演员好像是提线木偶。看完这本书,我几乎想要放弃做演员了,因为我不想做提线木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不尊重演员的创作呢?但之后的一两年里,我又开始重新体味这本书的意思,不仅仅是文字上,而是去思考它的意思。最后我发现,我们是应该服从导演的。因为导演才是‘部队’的‘领军人物’,他会带着整支队伍打仗,哪怕我们是很棒的演员,冲在最前面的位置,可是还要‘总指挥’的。其实,我们很少有机会去遇到100%优秀的‘总指挥’,所以要不断强化自己的专业能力,以及需要和导演做朋友。”
面对表演同学提出的“如果导演很逊怎么办”的问题,郝蕾的答案是,“很逊也要忍住。”“即使导演很逊,演员也没有办法替他坐在监视器前面,对演员来说,一个保险的办法就是保证自己不逊,保证自己的表演没有掉到及格线以下。后面有机会再和更好的导演合作。”
而问题的另一面,是学导演的学生小心翼翼地求证,什么样的导演,在演员眼里会显得“很逊”?郝蕾的回答是,“不知所云,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导演,一定是很逊的。同时,她也指出如今一些年轻导演,了解技术,但无法调控、调适好自己的心理,会过度追求自己想象中的效果,忽略现实的因素。相反,成熟的导演,也有可能见过太多东西,创作激情没有那么足。
极度放松才能极度专注
有众多成功的角色加持,在戏剧、电影和电视剧领域的表现也都游刃有余,郝蕾在两小时课程中,也被问到了许多“实战”中的应对经验。
例如传说中总是让演员现场发挥,拍得演员们崩溃又对他爱得咬牙切齿的娄烨导演,是同学们好奇的焦点。
郝蕾回忆,自己第一次和娄烨合作时,前十天都在抓狂中度过。“娄烨导演在拍戏的时候,一开始你会觉得很不一样,因为可以自由演。但我一直认为自由是相对的。当导演不告诉演员什么是好的,没有给到演员充分的讯息时,你一遍遍地去重来演绎,是很容易失控的,这是另一种不自由。”
当时,郝蕾也会忍不住,“很想问他,和他发飙。但导演永远不说自己到底要什么?”但后来,她体会到,“不关心、不在意其他人,甚至连导演也不在意的时候,你可以释放出绝对真挚,符合情景,绝对投入的表演。”早前的女性电影《春潮》,是郝蕾近年来大银幕上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重要角色。其中大段的独白,让许多影迷奉上“神级”表演的赞誉。郝蕾谈到当时的表演经验,称自己因为喜欢剧本中四页纸的长独白才去接这部戏的,但她并没有在拍摄之前做任何准备去处理这段长独白。
“我让导演给我40分钟时间去记忆,然后上场拍了几遍。回过头来我再看,我明白演员极度放松,才能极度专注。因为我所有的情感,所有的状态都是这个人物里,完全相信自己是这个人物。当我停下来再说台词的时候,也没有关系。不要太关心除你以外的事情,你才能特别专注。《春潮》是一个特殊的故事,我扮演的这个角色郭建波不爱讲话,所以需要长独白给人物一个机会去表达。我在处理这段台词时的想法就是感觉在读日记,或者是对她妈妈说的,又或者根本没有发生,只是在梦里说出来。”
有人问,为什么一些大咖电影演员去演电视剧却有些“不对劲”,郝蕾谈到,小屏幕和大荧幕确实有着大不同。“电影院和电视剧的仪式感和投入是不一样的。对于演员来说,电影平均时长120分钟,演员不需要特别多的细节。但电视剧一集45分钟,一天2集,如果人物状态很单一,观众很难看进去,所以需要处理,需要让观众感受到人物的变化和丰富,俗称有招数。但弊端就是会让你的表演显得很琐碎,但小屏幕不会放大你的琐碎,也很少有观众去品味你的表演深处有多波澜起伏,所以需要你想尽办法表现出来。当我们把这种演法放到大银幕上的时候,电影中的表演会被放大再放大,就会让观众觉得能量太强,会受不了。”
一个有意思的说法是关于“电影脸”,“长得太明确的人,确实是不适合拍电影。大眼睛、高鼻梁,在电视剧中可能比较合适。这就是荧幕大小的问题。很多优秀的电影演员没有那么大的确定感,没有那么大的符号感。” 表演要先了解自己
当日的课堂上,郝主任还有不少金句,令人印象深刻。
有同学焦虑自己的容貌和年纪,提问年龄30+、长相并不出众的女演员,该如何面对这份职业,而郝蕾的答案是,“漂亮在演员这个行当来说是最不缺的,但是会演戏的不多。所以不要管自己三十几岁,漂不漂亮。每个人一定在自己表演技术非常扎实强大的前提下,多多展现自己的个人魅力,一定可以成,这是我一直坚信的。”
钻研表演多年,郝蕾认为,演员表演人,最重要的是要先了解自己。“我们首先需要了解自己,才能了解世界。而这第一步又是最难的一步,很多人无法通透地看见自己。这个问题需要靠人生的体悟,不能单单仅靠上课。如果暂时没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多看看纪录片,看看人物传记类的影片。”
课后,郝蕾给疫情期间面临生活停摆的同学们布置了特殊的作业——“趁着这个特殊时期让自己去冷静下来,不需要那么复杂,嘈杂,而是学会向内看,去梳理自己。(这个梳理)可以不关于表演,但要梳理自己,深刻地体会自己,体悟生活,体味当下。可以是小作文或日记形式,希望大家能把最近的感受和所见所闻记录下来。”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