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了,《鬼灭之刃》还是这么火

2022年2月13日,日本动漫《鬼灭之刃·游郭篇》迎来了最后一集。尽管电视台的播出时间安排在了当地时间晚上11点15分,又与冬奥会日本有望夺金的女子速度滑冰500米的比赛直播时间“撞车”,《鬼灭之刃·游郭篇》还是收获了一个“有终之美”:最终回收视率9.1%,整部动画片收视率超过8%。这样的成绩,甚至已经盖过了一些在黄金时段播出的电视剧。这就意味着,《鬼灭之刃》的热潮仍在继续。如果说,2019年《鬼灭之刃》的第一部电视动画(《灶门炭治郎 立志篇》)的播出属于异军突起,2020年的剧场版《无限列车篇》成为当年全球最卖座电影算是意料之中的话,2021年后半年才姗姗来迟的第三部《游郭篇》还能这么“火”,似乎就略微有点出人意料了——毕竟,《鬼灭之刃》的漫画连载早在2020年5月18日就已全部结束。许多观众,对动画片里人物的命运都一清二楚毫无悬念可言了。
实际上,若是将《鬼灭之刃·游郭篇》与之前的动画(电视版与剧场版)比较一下的话,甚至可以说,有些地方甚至是有些让人失望的。
首先,相比剧场版“2D+3D”的精美画面,《游郭篇》的画质似乎不进反退,已经被吊足胃口的观众恐怕就感觉不太尽兴了。此外,《游郭篇》的剧情承接《无限列车篇》,灶门炭治郎与灶门祢豆子、我妻善逸以及嘴平伊之助,潜入吉原游郭(花街)调查恶鬼活动。他们发现了在鬼中地位很高的“上弦”(共6位),伪装成“花魁”的堕姬及其哥哥妓夫太郎。在“鬼杀队”里的“音柱”宇髄天元(“柱”是“鬼杀队”里的强者)带领下,炭治郎等人与堕姬、妓夫太郎展开激战,终于同时砍下了两鬼首级(唯有这样才能将其消灭),宣告了百年以来,“鬼杀队”首次战胜了鬼中的强者,仅次于最终BOSS鬼舞辻无惨的“上弦之鬼”。这样的剧情,与《鬼灭之刃》的前作相比,可说是并无太多的新意——不过是寻常至极的“打怪升级”的套路。不仅如此,同样对付特定对象的鬼,在《灶门炭治郎 立志篇》里多也不过2-3集,而剧场版(《无限列车篇》)的时长大抵相当于6集电视动画,而同样是一位“柱”(“炎柱”炼狱杏寿郎)带领下的灶门炭治郎等人,却是干掉了“下弦之一”魇梦,并与“上弦之参”猗窝座展开过一场激战。
反观《游郭篇》,为数11集的动画统统是在讲述搜索、消灭那对“兄妹组合”的上弦鬼。若是以消灭鬼的“效率”而言,《游郭篇》显然是《鬼灭之刃》系列至今为止最“差”的。而其剧情也因此显得有些拖沓——前半段(1-5集)讲述灶门炭治郎等人“男扮女装”潜入欢场的插科打诨场面过多,全无“猎鬼”的紧张气氛了。而在动画人物的塑造方面,《游郭篇》似乎也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鬼灭之刃》系列之所以“大火”,进入“鬼杀队”的灶门炭治郎与不幸沦为鬼但依旧保住了人性的灶门祢豆子之间不弃不离的兄妹情自然是一个重要卖点——众多日本演艺界的女星纷纷cosplay片中祢豆子的造型就是一个例子。而在《无限列车篇》里,作为主角的灶门炭治郎却有点被“炎柱”炼狱杏寿郎盖过“风头”的感觉——但从剧场版的剧情来看,甚至很难说谁才是真正的主角。如果用早年的《圣斗士》系列做比方的话,那就是“黄金圣斗士”取代“青铜五小强”成为故事的焦点人物。至于《游郭篇》中出现的“音柱”宇髄天元(及其三位身为忍者的妻子)同样也有“抢戏”的“嫌疑”——而这一人物与炭治郎等人的互动桥段又有些与《无限列车篇》中的炼狱杏寿郎雷同,让人感觉“似曾相识”了。
话说回来,这样的吐槽,其实还是因为《灶门炭治郎 立志篇》与《无限列车篇》珠玉在前,起点太高的缘故。无论如何,《游郭篇》还是保住了《鬼灭之刃》系列的最大特色——对阵双方在打斗中展示的充满想象力的 “呼吸法”(“鬼杀队员”使用后能让体能与战力大幅提升)与“血鬼术”(“鬼”所使用的特技)。
剧中堕姬的实力虽然不算太强,但她的“血鬼术”,“将衣服的带子灌输自己的意识操控发动攻击,甚至可以藏匿物品”倒是别具一格。相比之下,实力更强的妓夫太郎用两把涂有剧毒的镰刀使出如镰鼬般的高速斩击这样的“血鬼术”倒显得有些平淡无奇了。
除此之外,在《游郭篇》里,从来以无辜小女孩形象出现的祢豆子首次“恶鬼化”,还以压倒性的强大力量将堕姬打到一度无法招架,就在她陷入失控状态的时候亏得炭治郎给祢豆子唱摇篮曲才让她恢复了理智。这似乎也是在提醒观众,祢豆子的身份毕竟是“鬼”而非“人”。更有趣的是,《游郭篇》还展现了另一对不一样的兄妹。按照《鬼灭之刃》的设定,所有的鬼原本都曾经是人。妓夫太郎与堕姬兄妹“成鬼”的缘由却颇有点让观众“恨不起来”。出身卑微,从小在欢场的众人鄙视与欺凌下长大,在走投无路的生死关头自愿成鬼害人,虽可憎也不无可悯……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游郭篇》播出完结的时候,制作方紧接着就宣布了续作《刀匠村篇》的计划。以此看来,《鬼灭之刃》近期还会继续“火”下去吧。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