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误杀2》主演肖央:我骨子里还是很认真的

公映三天后,电影《误杀2》票房已经超过3.5亿,不仅成为贺岁档开启后真正的黑马,更延续了前作《误杀1》的票房走势。在去年岁末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上,《误杀1》喜提八项提名。肖央本人虽然同“最佳男主角”擦肩而过,但他在片中饰演的李维杰还是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他也凭借那次出演,完成了个人表演轨迹的一次成功转型。 《误杀2》卷土重来,依旧依托域外经典电影的IP改编,却再一次将故事落在了一个架空环境下的海外华人社区中。虽然同第一部相较,《误杀2》的剧情并没有直接的对接和延续,但肖央饰演的林日朗依旧是个面对飞来横祸,义不容辞挡在家庭前面,为拯救儿子而甘愿付出一切的父亲。
1980年生人,少年学画,大学时在北京电影学院学的是广告导演专业,肖央直到30岁时才正式步入公众的视野。这十年来,他因为“筷子兄弟”两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老男孩》和《小苹果》两度走红,尤其是后者,虽然是他个人首度执导院线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的“衍生品”,却红成了国内“广场舞”上的主旋律,更令肖央和王太利这对“筷子兄弟”组合,斩获全美音乐奖“年度国际最佳流行音乐奖”,把这首“全民神曲”唱出了亚洲,走向国际。唱作人、歌手、演员、导演,这些年来肖央不停地在这些头衔中转换人生的角色。作为演员,过往他出演的角色往往其貌不扬,却自带喜感。事情的变化,出现在2018年春节档的《唐人街探案2》,片中他饰演的宋义,初看不改搞笑的戏路,后半程却悄然转身“黑化”,让不少观众最后都惊出了身冷汗。
近日,刚过不惑之年的肖央在北京接受了2s2s记者的专访,他坦言近年来也常常思考作为演员的本质,并几乎将全付精力投入到表演上来。“《误杀1》是我第一次获邀出演正剧的主角,对我是一个挑战,后来看也是一次转折。我是真喜欢《误杀》的故事,因为目前电影市场上温情现实主义的电影太多了,但批判现实主义的电影相对较少,《误杀》系列我觉得在这点上非常可贵。”肖央说。【对话】
“演正剧的时候需要更勇敢一些”
2s2s:恰如电影故事的主要发生地“新唐医院”,《误杀2》也是在一个海外架空的社区环境中展开故事。能否谈谈两次出演该系列男主演的缘起?
肖央:说来话长,《误杀1》是我第一次获邀出演正剧的主角,对我是一个挑战,后来看也是一次转折。我是真喜欢《误杀》的故事,因为目前电影市场上温情现实主义的电影太多了,但批判现实主义的电影相对较少,《误杀》系列我觉得在这点上非常可贵。
这些年来,中国人越来越多地走向世界,融入到各个国家的社区里面也是很常见的事情,也是当代全球化的一种体现。如果是30年前这么拍的话,大家可能还不会相信,但现在拍出来大家可能觉得就是那么回事儿。今天海外的华人群体的确是很壮大了。 2s2s:接连两部《误杀》,故事都取自经典IP,但在中国落地后,故事上并没有呈现一种直接的连续性,你怎么看?
肖央:《误杀》系列都是在讲人类最本质的情感,比如家庭,比如父爱,讲父母对孩子的爱,也包括阶层之间的冲突,这些都是全球共同的关注和话题。这些基本的元素是吸引我的,而且整个创作团队都很赤诚,都是在很真诚地想要把这个作品去完成好,同时也寄托了很多自己的感受在里面。比如《误杀2》的编剧在写剧本的时候,他的儿子刚好也是心脏出问题住院,所以看剧本就能感受到他倾诉的欲望非常强烈。有真实的感受,也想去真诚的表达,这在我看来对于创作出电影精品是非常重要的。 2s2s:刚才你提到出演《误杀》,对于你而言是一次事业的转折。同样,《误杀》的主创团队很多都来自《唐人街探案》系列,我注意到在《唐探2》中,你饰演的宋义,就已经不再是过往你最擅长的喜剧形象了,戏中的台词“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你。看可以,别看太久”足可见这个角色的沉郁深沉。
肖央:我认为我的这种转变不是什么设计出来的,虽然我以前拍喜剧居多,但骨子里面还是挺认真的,只是说演正剧的时候需要更勇敢一些,演喜剧的时候需要脸皮厚一点(笑)。其实从我个人第一次执导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开始,里面我饰演的肖大宝就带有小人物救赎的意味,虽然是在一个喜剧片的戏份里,包括有些场次对于情感深度的表达,的确也丰富了我的表演实践。演员也是一种积累,到了一定的时候,你的状态阅历到了可以理解并诠释好(这样)一个人物的时候,机会正好来了,把握住它。 2s2s:现实生活中,我知道你的父亲就是一名警察,而且你们父子间的关系一度还比较“紧张”,老爸的职业特质给你留下哪些印象?在《误杀》警匪间的“猫鼠游戏”中,你会有所呈现吗?
肖央:我父亲是一名刑警,我小时候就住在公安局的家属院,我对刑侦包括警察这个职业本来就不陌生,从小也会翻看家里我爸那些类似于犯罪心理学研究这样的专业书籍。当然,我对父亲那个年代的警察只是有一种感性的印象,感觉他们都是普通人。在我们的理想和概念中,警察、军人好像有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很神气。但他们在生活中面对家人,面对生活里的难题,照样是一筹莫展。在最近播出的网剧《谁是凶手》里,我演的就是这样的一类警察。其实你越离这类群体越近,你就会越能看到他们的难处。 “林日朗这个父亲身上最主要的特征其实是恐惧”
2s2s:凭借《误杀》中饰演李维杰的表演,你曾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这次《误杀2》出演林日朗,剧情都是父亲保护家庭,抗击不公,你在表演上有哪些突破或者说不同?
肖央:演员出演角色,要想把他演好,第一需要是由共鸣,比如你身体中某个人格更像这个角色。其次就是要把自己的思考带入角色,比如人的本性就是想去寻找真相的,在面对巨大的压力时,一个普通人不垮掉就不错了,但这两位父亲,他们的做法我是做不到的,可我可以对他们的冷静、睿智和勇气产生认同感,我想观众也会如此。《误杀2》中的父亲林日朗,他的做法我相信现实中很多父亲都做不到那一步,但毫无疑问,每一个父亲都会认同他可以做到这一步,每一个现实中的“儿子”也会理解这种父爱的抉择。 2s2s:我在看片后,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幕时,林日朗同达马医生发飙那场戏。在《误杀1》中我觉得你的表演风格一直在隐忍、克制,这次展现出了惊人的爆发力,谈谈这种转变。
肖央:和李维杰相较,林日朗这位父亲更感性一些,这也是剧情里对人物的设定。《误杀2》的父亲之所难演一些,也在于此,但这部电影好看也好看在这儿。就像这个片子里说的,萤火虫的光亮是不会在白天出现的,当一个大的黑暗降临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它自己就会去点燃了。如果没有横祸发生在他们家,这个父亲就是一个普通的,面对甲方的质疑和刁难都不敢去回嘴的普通编剧。我觉得林日朗这个父亲身上最主要的一个特征,其实是恐惧。不是有句话说嘛,愤怒,往往是一个人恐惧到了极致,他在戏里的种种歇斯底里本质上都是来源于他的恐惧,他害怕拯救不了儿子的生命,因为他太明白自己的弱小,而要对抗的势力是多么庞大。
2s2s:能否介绍下此次在片场和导演戴墨的交流,以及两部《误杀》的监制都是陈思诚,我注意到这次他提议把林日朗的人设设定为一位编剧,如此和李维杰类似,这两个“父亲”都带有“迷影情结”。 肖央:戴墨导演本身也是演员出身,我们在片场几乎每天都会有交流,他非常善于从演员角度想问题。因为剧本打磨本身就很完整了,我们主要是对于现场的表演关注更多。其实我看剧本的时候就哭了,这个父亲为了孩子,最后把自己的心脏放在了孩子的胸腔里,他虽然去世了,但某种意义上还活着,这太让人感动了,包括父亲写给孩子的那封信,拍那段的时候,现场很多人也流下了泪水。包括他最后主动选择让狙击手射击自己……观众其实可以看出,他一直在“赌”,他虽然有一套计划,但每一步都充满了不确定性,每一个环节都有完全失败的可能,就是蚂蚁撼大树的感觉。 2s2s:我们都知道和孩子演戏很难,同两位童星的表演,有没有片场趣事?另外,两部戏分别和谭卓、文咏珊演夫妻,谈谈你们片场的交流。
肖央:小朋友跟我沟通都很好,年龄上也很像父子的感觉,其实小孩儿只要他相信了自己的角色,往往演得比大人还好、还投入,那个纯真劲儿是我们学不来的。谭卓属于那种看起来比较干练的女性,她很有能量。开玩笑地说,如果真遇到事儿了,老公会和她商量,“老婆,你看这事怎么办?”文咏珊是比较柔弱的东方古典女性,(真遇到事儿)老公会对她说,“老婆,这事儿你别管了。”但文咏珊也是一个很有张力的演员,她饰演的阿玲是外柔内刚的。
特别是《误杀2》这种夫妻搭配,把阿玲(文咏珊饰演)放在林日朗的身边,林日朗是一个落魄的编剧,我在演的时候她给了我一种人物上的“亏欠感”,这虽然剧本里没有写到,但是我觉得他能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老公在事业上又没有什么成就,孩子生病了自己的能力又左支右绌。为了回报家庭,林日朗更容易去想到用自己仅有的东西,也就是自己这条命去为家人牺牲,他在夫妻关系中是有点儿承受不了这些美好的,这是他的一个底色。 2s2s:动物的意象在两部《误杀》中都有各自的意涵,电影的英文片名也都体现了这一点,你怎么看?
肖央:我觉得英文名起的都挺好,第一部《Sheep Without a Shepherd 》有翻译叫“乌合之众”,就是没有牧羊人的羊群。第二部《Fireflies in the Sun》是在讲小人物身上的能量,不仅是林日朗夫妇,还包括围观这件事的人们。当面对黑暗降临到普通人身上的时候,你如果不能够点亮内心光亮的话,你就很难熬过去,但所有的萤火虫一起亮起来的时候,可能大的光明就会到来,如果社会上人人的心里面就有一盏灯亮起来,那么社会面貌可能就会有所改观。其实,《误杀1》里的大众,就像是羊群,更多是一种盲动,但《误杀2》的剧情里,大众的身上更有一种“自觉”。 2s2s:你本来是学绘画出身,之后在电影学院学习广告导演,而后也曾推出过热门歌曲,近些年来更偏重于演员这个角色,能否这里稍作总结。
肖央:近两年,我也会想这个问题,我小的时候肯定是想当演员的,因为小时候我也不知道导演具体是个什么工作。我给大家讲故事,别人觉得讲得挺生动的;我模仿表演,同学们也觉得学谁像谁。感觉自己看电视里的小品、电影,是很容易理解演员身处的情景以及他们情感的表达。因为很容易懂这些,你才知道告诉别人怎么演。
后来,我就学画画去了。学画也挺开心的,觉得起码是表达了一个自己感性层面的东西,那个感性上的东西是在生活里很难具体表述的。另外,学美术和学表演,我觉得这两个行业差得不远,前者用画笔,后者依靠自身的表演,都是在表达,只是换了一种语言,还是做艺术。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