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喜剧,好笑就够了吗?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下文简称《喜剧大赛》)让人觉得“新”。此前观众更为熟悉的喜剧形式,是春晚舞台上常看到的小品、相声。而近年来火热的喜剧综艺,也是以小品、相声为主导。这些节目的确涌现出很多杰出的人才与优秀的作品,却也得承认,观众多少有一些审美疲劳,尤其是喜剧节目的“喜头悲尾”更是饱受争议。
之后《脱口秀大会》爆红,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它让观众发现喜剧节目新的可能,也给业界一个很好的提醒——喜剧的想象空间还很大。一向与年轻人走得很近、很懂年轻人口味的米未文化,当它操盘起喜剧时也算是不负期待,《喜剧大赛》倒有望成为米未文化继《奇葩说》《乐队的夏天》之后的新王牌。
节目的“新”,首先是囊括的喜剧种类很新。比如素描喜剧、音乐喜剧、狗坨子、默剧等。总体而言,这些喜剧表演都更为“短平快”,不像传统小品那样追求完整的起承转合或某种深刻的表达,只希望在某一个瞬间击中你。“新”也体现在笑点的制造上,更具网感,与年轻人的生活体验结合得相当紧密。《喜剧大赛》有点《奇葩说》那味儿,老年人可能得在年轻观众的陪同下才能get到笑点。比如在互联网上最出圈的《互联网体检》,无死角地击中了年轻人各种糟糕的互联网感受。但老年人不见得知道加速包、渣渣辉和超前点播。《三毛保卫战》把年轻人的脱发焦虑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了,但我犹记得当我遭遇脱发危机时,老家的长辈都说:脱发没什么大不了的,脱发了天庭饱满就越有福气。更不必说无厘头的《大巴车上的奇怪邻座》《三狗直播间》《这个杀手不大冷》,笑点未必“合家欢”,但年轻人一定懂。节目的“新”,更根本的是它的喜剧理念的新。《喜剧大赛》大胆地提出了一个看似是常识、却一直有争议的态度:喜剧,好笑就行。节目的slogan说的:“没心没肺,快乐加倍。”马东也一再表达类似的观点:“只要你能获得观众掌声,你爱干嘛干嘛。”但评委席里,包括坐镇现场的一些编剧,很明显可以看出他们对“好笑就行”的不同意见。
比如于和伟说:“洒狗血很过瘾,但是我觉得,可能最后你会发现,走到那个正规的戏剧逻辑当中,你们的能力可能会完成得更漂亮。”编剧尹琪说:这样极嗨的表演现在的年轻人极爱,但对于表演者来说,可能“再也回不来,就毁了”。更夸张的是编剧束焕,他认为像《三狗直播间》这样的节目,他笑了之后就有一种“羞耻”的感觉……
大家都说得很委婉,但潜台词就是,洒狗血的喜剧虽然好笑,但“low”。这是对喜剧很主流的认知,即好的喜剧,不只是好笑而已,喜剧还应该指涉现实,应该让我们看到自身,应该笑中带泪,应该召唤起对生活的深刻思考,等等。概而言之,他们倾向于认为喜剧应该契合理论,应该深刻。
但马东此前对编剧尹琪的一句反驳就一阵见血:“喜剧当一个专家,挺悲哀的。”太多的理论,反而压抑了我们生理性的一些本能。坦白讲,以前笔者对喜剧也抱着像尹琪、束焕等人这样的“成见”。我们对于喜剧有太多的理论、太多的要求、太多的价值要求,喜剧也有了太多的条条框框,创作者背着太沉重的包袱,创作就很容易陷入僵硬的套路中。
《喜剧大赛》办得如此有活力,恰恰就在于,它“没心没肺”,抛开理论,抛开框架,抛开束缚,让我们看到喜剧的百花齐放,看到喜剧的更多可能。无论如何,喜剧首先应该让人发笑。没法让人发笑,再深刻,也难以称其为合格的喜剧。
也是出于这样的考量,《喜剧大赛》的评委评分权重,跟其他观众一样,都是100分。不是因为你是专家,就对喜剧有更大的话语权。节目尊重每个普通群众的观感,让喜剧回归到“群众喜闻乐见”,让每个人尊重自己的生理感受:你到底笑了没有?
所以在节目中,我们看到了不少没什么意义,也没有什么现实因子的喜剧节目,纯粹就是好笑。比如得到全场第二高分的《这个杀手不大冷》,很无厘头,你说他要表达深刻的主题吗?也没有。但戏剧感和精准的喜剧表演,把现场观众逗得哈哈大笑。备受争议的《三狗直播间》是一个更典型的案例,完全就是“胡来”,就像有人直接走到你跟前挠你痒痒,让你生理性地想笑,哪怕笑完之后觉得这节目什么鬼啊,但你笑了不是吗?一直以来还有一个严重的偏见,认为那种洒狗血、无厘头的喜剧很low,没什么创作门槛和表演门槛。其实这一类喜剧也有很高的创作难度和表演难度。《喜剧大赛》很宝贵的一点是,前所未有地体现出编剧的作用,我们会发现,哪怕是那些看起来很狗血的剧本,也需要编剧和创作者很用心去打磨。而编剧尹琪认为无厘头的表演就是“极嗨”,就把演员“毁了”,这是“片面”的认知,因为哪怕“极嗨”都需要很强的分寸感。宗俊涛说得好,喜剧差一点就差很多。任何好笑的喜剧表演,都很难。《喜剧大赛》虽然说“没心没肺”,但它是一个竞赛节目,它有很残酷的淘汰机制。这是我认为节目的理念上高明的地方。它“宽进”——容纳喜剧的无限可能,让观众看到更多类型的喜剧。这不意味着节目是“胡来”,放低门槛,因为它是“严出”——25支队伍只能晋级12支(前两期已有淘汰),淘汰机制的存在就意味着,喜剧是有高下之分的。都是“好笑”,但有些喜剧更好笑、更“高级”,更深刻,更有余味。观众的选择已经说明了一切。《喜剧大赛》既告诉我们,喜剧好笑就行,但其实它也在说,更高明的喜剧不只是好笑。它对喜剧有包容开放的心态,这是节目还值得期待的理由,因为足够包容开放,就有可能给观众带来新的惊喜。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