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父辈》主创:这是一场4×100的接力赛

国庆档电影院的热闹又回来了。除了《长津湖》的气势如虹,《我和我的父辈》也逐步凭借强势口碑吸引越来越多的观众走进影院。
从2019年《我和我的祖国》开始,这个国庆系列的电影已经拍到第三部,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延续了“国庆三部曲”系列的一贯传统,即中国多位优秀电影人集体创作的形式,依然延续了分篇章短片拼盘的形式为观众呈现共同主题的不同故事。变化是,之前的大导演们这次都由演员们担任。10月1日国庆节当日,导演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来到上海影城,与上海观众分享幕后故事。 这不是比赛,是接力
“在电影中,四位导演都是主角,又展示了导演的才能。他们的片子各有特色,集合在一起,就是特别厚重的、表达爱的故事。”《我和我的父辈》监制黄建新说。
此次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实力接棒,以四个时代为序,聚焦四个迥然各异的家庭,分别以《乘风》《诗》《鸭先知》和《少年行》为篇章,共忆父母青春。电影以大时代中的小人物为题,塑造了一批有血有肉,情感充沛,平凡而伟大的普通人群像。
吴京的《乘风》,刻画了抗战时期冀中骑兵团一对英雄父子为国为民,英勇献身的精神,吴京再拍战争题材,带来气势磅礴的动作场面,高燃的战马戏背后,一句对儿子吴磊说的“要死,死我后头”,也展现了硬汉柔情。章子怡首执导筒的《诗》,以浪漫包裹航天梦想,聚焦中国第一代航天人的艰难困苦,为了发射“东方红一号”卫星忙碌的航天夫妻,舍家忘我专注奉献,“中国航天人的浪漫就是在天上写诗”,章子怡以独特的女性视角,带来电影的一抹细腻与温柔。三度参与该系列的徐峥,一如既往地延续了最擅长的“沪式幽默”,重回上海弄堂,和邻里再现“中国大陆第一支电视广告的诞生”,讲述改革开放初期普通人顺应时代潮流开拓进取的精神。沈腾首次执导的《少年行》,启用“开心麻花”班底,在笑中带泪的励志喜剧的外壳下,融合了机器人、科幻等元素,讲述了新时代背景下从未来意外来到2021的机器人“邢一浩”邂逅热爱科学的少年,两人互相鼓励勇敢追梦的故事。四位导演从自身出发,将自己对“父辈”的理解化为一幕幕影像搬上大银幕,激发了每一位国人对父母对孩子的情愫。
四位导演以自导自演的创作模式为该系列注入新鲜血液,在导演和演员双重身份的挑战和压力下,精益求精真诚创作,正如章子怡导演所说:“我们在用真挚浓郁的情感向我们的父母一辈献上深深的敬意”。
参照之前两部“我和”系列电影的经验,主创们常常收到的反馈是观众会给片中的短片排序,说自己最喜欢的哪一部,还会给段落排序。
而吴京说,这样的创作并不是几个导演之间在比赛,而是大家共同完成同一个比赛,堪称一场“4×100米的接力赛”。“我们这样有各自的特色、绝不‘搭嘎’的4个人,串在了一起,用传承父辈的精神,把我们每个人最大的能量释放出来,跑了自己的极限的100米,一起去呈现给观众。”
在映后的千人大厅,观众席响起热烈掌声。主创们在谈到创作心得时也依然感慨。《乘风》被评价为“最热血”的段落,吴京笑言这些热血是结结实实的疼痛换来的。“我们剧组遇到了山洪、大雨、台风,遇到了很多意外,我们剧组最忙碌的是两台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吴京透露,自己是剧组里第一个进医院的,”还没开机,我就从马上摔下来了。我们组大概是80多个人进医院,不过还好大家都没有出大事所以我觉得我们是一个‘最疼的剧组’,大家在屏幕上看到这些摔马的动作,可以说是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的生命去拍电影,希望用我们用对电影最大的诚意、用光影的这种形式来记录,去致敬和记录那些为了我们的国家付出生命的先辈、父辈们,希望能够让他们看到今天这个盛世如他们所愿,我们要更加地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
章子怡的《诗》在现场反馈中收获了最多的眼泪。章子怡在一个凝望父辈视角的作品中融入了对女性和讴歌,“父辈其实不仅仅只有伟大的父亲,还有我们不可以忘却的伟大的母亲。今天继承了父辈的精神的也不仅仅只是男生,还有我们的女性。”
初次做导演的章子怡谈到了过程中的忙乱,而收获更多的是感恩。“我觉得这事一次特别难忘的经历,是一次爱国教育。如果没有机会深入地去拍祖国的建设时期的话,可能也不会花那么多的时间去找题材,去回顾当年的历史。整个过程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深刻的思想教育、爱国教育的旅程,我非常感激。” “鸭先知”原型说“参桂养容酒”一直很畅销
徐峥已经是第三次参与“我和”系列电影的创作,《鸭先知》也一直延续了他的小市民喜剧的风格。这个篇章讲述中国大陆第一支电视广告在上海诞生的故事,收获了观众满满的亲切感和笑声。
徐峥导演将镜头拉回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上海弄堂,他和韩昊霖饰演的父子成为了这股创新浪潮的幕后推手。围绕着首支电视广告的拍摄故事,画风、台词、细节充满了带着徐峥标签的“沪式”诙谐,又展现出十足的市井气息。
惊喜的是,影片中当年的原型人物也来到影厅现场。电影中,徐峥为制药厂的“参桂养荣酒”销路发愁,伤透了脑筋,最后自掏腰包找上海电视台拍摄了中国的第一支电视广告,让产品成功畅销。而当年上海药材公司前市场部经理叶松虎看完电影后对徐峥喊话,“我们参桂养荣酒原本就是畅销品,不是滞销的。而且它现在依然很畅销!”徐峥忙解释,“我们的故事是虚构的,但是广告是真的。”
徐峥还现场请教了当年这款酒的市场定价,叶松虎解释说,“当时的参桂养荣酒是我们上海市药材公司向面向中档市民的一个保健品,它的价位大概在20块钱左右,在当时是挺贵的。“
广告女主角周敏娟被在上海药材公司工业科工作的妈妈带着一起拍摄广告,和电影中的“小美”母女一样。这对母女也来到了活动现场,43年过去了,她还记得当时广告的拍摄内容,“我们去药店买完酒,就拿去白胡子老爷爷家问候,请他喝,喝完后,他就像影片里一样,竖起大拇指称赞。”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