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题材网文|时不识路:让更多人看到追星少女群体的故事

【编者按】近十年来,中国的网络文学在世界上独树一帜,新时代召唤下,网络文学发生了更显著的创新转向信号。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支持,阅文集团主办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已经进入第6届,用情用力书写中国故事,呈现出继往开来、气象一新的风貌特质。本栏目将推出系列评论和作家访谈,梳理现实题材创新成长脉络和网络文学作家书写探索。追星女孩有自己的小圈子,但日益壮大的饭圈文化让追星已经不再仅仅是“圈地自萌”的小圈子文化,而是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
“不了解追星的人,会觉得追星是小女孩的花痴行为,但以我和朋友们的经历来看,追星也可以是一件正能量的事。”上海女孩时不识路从高中开始有十几年的追星经历。在追星的过程中,她收获了很多快乐和友谊,也经历过不少偶像“塌房”事件。但她始终觉得,追星是一件很棒的事,是“点亮平凡生活的开关”。
去年,时不识路的一个朋友经历了偶像“塌房”,情绪消沉,还和不理解自己的家人吵了架。几个关系较好的追星女孩一直在小群里讨论这件事。在二十几岁进入社会的年纪,追星女孩面临的阻力又多了一些,家人和社会都觉得她们该放下“追星”这件“幼稚”的事,按部就班地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
时不识路觉得不是这样,“追星对于追星族而言,是找到了一个精神乌托邦。”在现实生活不如意的时候,追星女孩会在追星中调节情绪;在需要榜样目标的时候,追星女孩会把偶像作为照亮自己的灯塔。即使遭遇塌房,她们也会在打碎精神世界又不断重建的过程中,成为越来越强大的自己。
在那个时候,时不识路突然想要写一本小说,记录下追星女孩们真实的人生。于是,在2021年5月,她开始在起点中文网连载《塌房少女重建指南》。
小说中,上海女孩宋桉和常喻是在职场打拼的好闺蜜,也是用明星填满精神世界的追星族。同样是追星,宋桉张扬似火追得轰轰烈烈;常喻低调长情,把追星当成贫瘠精神世界的一道光。她们在追星中结识的朋友白婉静则叛逆自我,以追星作为反抗家人束缚的一种方式。没想到塌房从天而降,安逸精神世界灰飞烟灭。
《塌房少女重建指南》更像是一部20多岁追星女孩的青春故事。时不识路并没有只写追星和塌房,在她细腻的笔触下,写了职场,写了家庭关系,写了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好朋友之间的互相支持,勇敢走出舒适圈,在精神上独立起来,是帮助她们走出现实矛盾的关键。
“主人公三个平凡的女孩子在追星和成长的路上经历了很多细碎的小事,可能看起来很慢热很平,没什么很大的跌宕起伏发生。但是她们有在慢慢长大,或许这就是都市生活中每一个渺小的我们成长的意义。” 时不识路说。
现实题材网文在网络平台流量不是最受欢迎的一类,但时不识路并不在意,在这本小说中,她没有加入任何超现实的元素,“这本书我就是想踏踏实实地写我和我的追星朋友们的缩影。”
时不识路在一家私企做行政工作,也是平凡岗位上的一颗“螺丝钉”。每天她从出门到抵达公司,都要一个半小时时间。但在漫长的通勤路线上,在地铁上,她就会掏出手机,开始写《塌房少女重建指南》。沉浸在构建追星女孩的故事中,让她收获了许多快乐。
而她追星结识的朋友们,则是她最忠实的读者。她们会一起讨论情节,热情催更,还会在她的文下面留言,毫不吝惜地赞美。“她们是我坚持创作的最大动力。” 时不识路说。
追星毕竟还是属于饭圈女孩的小圈子。在后记里,时不识路说,这本书中的有些内容,没有经历过追星的人可能会看不懂。但她也相信,“如果有读者耐心看完的话,我相信会对这样一个群体有新的认识。”
在“塌房”的过程中,女孩们成长了
2s2s:怎么想到写一本以“塌房少女”为主题的书?
时不识路:因为我本身也是一个追星少女。从高中到现在,我有十几年的追星经历。我周围的很多小伙伴也是有这样的经历。一直身处这样的环境中,我可以更深层次地了解“追星”这件事。那段时间我有一个朋友正好在经历“塌房”这件事,我就想可以把这件事写成小说,让更多人看到追星少女这个群体的故事。
不了解追星的人,想到“追星”这个词语,可能想法就会比较浮于表面,觉得是小女孩对偶像的花痴。但以我和朋友们的经历,追星也可以是一件正能量的事,有一种向往的过程。就像我书中写到的人物那样,”追星”对她们而言不仅仅是花痴一个人,而是渗透到整个人生之中,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我身边一起追星的小伙伴都是20多岁的年龄,这对于“追星”是一个很尴尬的年龄。父母会觉得你年纪已经大了,就应该去相亲,去按部就班地完成人生的下一个阶段,同事可能也会觉得你这样追星很幼稚。但是追星女孩们的生活中,除了“按部就班”的日常生活,还会有另一种生活。她们会真情实意地追星,一起打投,大家也会有线下聚会。在很多人看来,追星女孩是处于悬浮状态的一类人。所以我就想,是不是可以写一本小说讲述这个群体的故事。在这本小说中,主人公追星、塌房的过程,融入了她们的生活和成长过程。
我小说中的三个主人公也是20多岁的年龄,到达了这个分界点。到了这个年龄,追星女孩是否该继续追星?对于追星女孩来说,追星是一种乌托邦的理想精神状态,是自己的理想生活。但到了进入社会的年龄,周围就会不断出现阻力,来自父母社会都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点,写起来会非常有趣,更加有张力。
2s2s:“塌房”是追星中很常见的事,但这本书为什么不叫“追星少女”而是叫“塌房少女”?不断追星又不断塌房的过程,对三个主角意味着什么?
时不识路:这本书叫做“塌房少女”,是因为我想侧重写塌房的过程。
在追星的过程中,塌房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但它也是一个比较有矛盾点的内容。一个偶像塌房了,追星女孩可能就会分成两派人。一部分人会觉得那些偶像没有错,只是一件小事被放大化成了错误,另一部分人就会觉得偶像塌房是无法接受的。这样矛盾就产生了,故事也就从中生长起来。
在《塌方少女重建指南》中,我把三位主人公当成各类粉丝的代表写了出来。她们都喜欢一位偶像柯从。小说中柯从被陷害经历了一次“塌房”。他的塌房,让几位主人公开始质疑自己一直以来的人生信仰。但她们的反应也是各不相同的。
宋桉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在温室中长大的女孩,被父母保护得很好。在她20多年的人生中,她一直都是顺风顺水。追星对她而言是一种精神寄托。在这样的情况下,爱豆塌房对她而言就是一个比较大的挫折了。
常喻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经历比较波折的女孩,追星是她比较重要的精神寄托,她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找到“麻醉剂”来逃避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那么偶像塌房对她而言就是唯一可以用来逃避的虚拟世界都没有了。塌房让她失去了调节心情的“麻醉剂”。
第三位主人公白婉静家庭束缚很严格,但这造就了她叛逆的性格。追星也是她反抗家人的一种方式。偶像塌房对她而言是一个自我怀疑过程。她想要自由,想要像偶像一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这时候偶像塌房了,她发现这一切都是包装出来的,那么她就会对自己的追求产生怀疑。
我在《塌房少女重建指南》这本书中有写到,追星对于追星族而言,是找到了一个精神乌托邦。那么塌房又重建的过程,就相当于把你的精神世界不断打碎,自己又不断重建。三个主人公那不断追星又不断塌房的过程,对她们而言,就是心灵的成长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她们也重新找到了自己,更深刻地认识了自己。
2s2s:宋桉最后在柯丛演唱会上说:“谢谢你,给了我一整个青春”,然后又说“现在再见了,我的青春”。这代表什么?她在和“追星”的自己告别吗?
时不识路:宋桉说“再见了青春”,不算是跟追星的自己道别,我想写的是她在跟自己的青春道别。就像我之前所说,可能追星的过程已经渗透到追星女孩的整个青春生活,她们习惯了一睁眼就打榜,在粉丝群里和其他粉丝聊天,这个过程非常热血有青春感,她在这里就是和曾经热血纯粹的自己道别,准备回到现实生活当中。
就像青春片中,主人公道别青春可能就像《最好的我们》里面耿耿余淮种下的那棵树长大了。那我这里想表现的道别青春,就是和退圈的偶像说再见。
追星是“点亮平凡生活的开关”
2s2s:
我看到你在后记中说有结合自身经历的部分,你也是追星少女,你对追星的态度是?
时不识路:我觉得人始终处于一个长大的过程中,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面对长大后一地鸡毛的生活,去接受日渐平凡的自己。对于我而言追星就是一个点亮平凡生活的开关,可以让我逃避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暂时躲进一个乌托邦里。
有一个小爱豆曾经说过,追星就是“把自己人生做梦的权利,不求回报地悄悄渡让给偶像”。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好。追星女孩们愿意接受平凡的自己,但是内心还有热血,就希望看到自己的偶像在舞台上发光发热。
所以我觉得追星女孩并不是社会面上认为的很脑残很花痴的一类人,她们可以很可爱很伟大,很单纯很纯粹,只是把自己的热爱寄托在了一个遥远的人身上,努力打榜做数据让他代替自己发光。
2s2s:小说中的人物有原型吗?你自己更像宋桉?
时不识路:小说人物中的原型是我结合周围认识的很多追星女孩,取了每个人的特点写出来的。比如宋桉的原型就是我和我的一个朋友。我们都是典型的上海独生子女,家里条件不算差。父母给了我们最好的,但是我们到了二十多岁的年纪,他们会不断催婚,不断让我们去努力工作,觉得我们追星就是胡闹。
我不想接受这种现实又不敢反抗,就创造了宋桉这样一个人物,把她的性格夸大一些。在小说开头,亲戚家的熊孩子把宋桉买的周边撕了,她直接怼了回去。换成我,可能会考虑到亲戚关系不会这么做,所以我借助小说让宋桉这么做了。宋桉可以说是更美化一点的我们。
常喻是我认识的另外几个朋友的结合,她们的现实生活并没有那么美满。我是通过追星接触到她们的,在我印象里,她们一直都是活力满满对生活充满热情的样子,就是因为她们通过追星产出得到了快乐。比如成为了产出大大,也能获得粉丝的尊重。她们就像是常喻,从追星中得到了精神的寄托。
写现实题材需要对生活更深层次的接触
2s2s:
你在起点写了4本书,其它3本都有重生等网文的典型要素,但《塌房少女重建指南》完全是现实主义的,为什么会想写这样一本很不“网络”的网络小说?
时不识路:我最初写小说就大多都是偏现实一点。我的思维很活络,一开始也写过一些同人文,然后逐渐才接触到网文。我日常生活中很喜欢观察,会在脑中写故事。有时候看到一个路人,我就会想,他提着一袋东西要去哪里?这背后有什么故事?这时候就会突然灵感乍现。以前灵感乍现的时候,我也有写过同人文,后来塌房的塌房,解散的解散,我就逐渐不想写了。但灵感还是时不时跳出来,还是想要创作,我就开始写网文了。
对于《塌房少女重建指南》,我之前也有提到,几个主角身上有我和我朋友的影子,这本书我就是想踏踏实实地写我和我的追星朋友们的缩影。正好那段时间我朋友也塌房了,还在和家里吵架。我们的小群一直在讨论这件事,家里人的不理解让我们很苦恼。我就想我正好在写网文,干脆把我们这类追星女孩的故事写出来,或许可以引起一些共鸣。
2s2s:喜欢现实题材网文的读者是不是会少一些?很多读者会觉得这个主题过于沉重或者平淡,不够“爽”。
时不识路:现实题材的读者相比于现在当红的玄幻或者霸总一类,看的人确实少很多。因为很多读者会觉得,看网文就是图个爽,而现实题材的文不可能存在那么多打脸、升级的过程。但是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和一些思想上的矛盾组成了现实生活。
就像《塌房少女重建指南》,如果按照娱乐圈爽文的套路写,就是粉丝冲上台和偶像一见钟情,然后谈恋爱了。但是现实中,粉丝可能连见偶像的机会都没有,花大价钱买到了第一排的位置,台上的偶像看下来其实也只是黑漆漆一片。
但是我想写的不是和粉丝偶像一见钟情,我是想写这样一群追星女孩,她们在一起有凝聚力地做数据、做产出、聊天、开玩笑,她们可能会为了一个偶像举办线下见面会,然后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也可能会在偶像塌房后互相取暖,这就是最真实也是最痛最快乐的粉丝生活。我想写的是粉丝的日常,和追星对于粉丝的意义。
2s2s:写《塌房少女重建指南》的过程中,支持你一直创作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时不识路:我跟朋友夸下海口要写《塌房少女重建指南》,她们就开始监督我写完。她们是支持我一直创作的最大动力。没有读者互动的时候,都是她们每天跟我聊要怎么改,怎么写更真实一点。说起来我跟我好几个朋友也是追星认识的,她们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就是可能偶像塌房了或者逐渐热情淡了不追星了,但是在这过程中碰到的人和经历的事,都是很珍贵的。
2s2s:提到网络文学,比较热门的是玄幻、都市等题材,你觉得创作现实题材小说难度在哪里?优势又在哪里?
时不识路:现实题材,就像我刚刚说的,因为不是大热题材,可能在创作的过程中没有那么多读者会互动,在创作的过程中热情会逐渐减少,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一个挺难熬的过程。并且相比于快节奏的玄幻都市题材,现实题材需要更沉下来一点,每个故事情节和人物的塑造都需要更立体、更真实,最好是取材于生活。作者所接触到的生活面对创作有很大影响。就像我写塌房少女,是因为我本人就是这个群体的一部分,我能看到这个群体中大众看不到的一面,也知道该如何去呈现。写现实题材就是需要对生活更深层次的接触,慢慢渗透进去,才能写得好。
我觉得这里面同时也有优势,像玄幻都市题材,需要脑洞很大,才能去构造一个宏大完整的世界观。但是现实题材不用,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部独幕剧,只要善于观察,细致入微的感受生活,就能写出来。
(现实题材网文系列评论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指导,上海文艺评论专项基金特约刊登。)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