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题”如何“小做”?听制片人沈飞说

2022年2月21日,上海市第十六届“银鸽奖”(2021年度)评选结果揭晓,有214件作品从600余件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作为上海市外宣领域的最高奖项,银鸽奖旨在提高国际传播影响力、讲好中国故事,更好地展示上海城市形象、助力上海城市软实力建设。
其中,两部由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出品的作品——大型系列纪录片《发现新上海》和人文纪录片《一碗人间烟火》,分获视频类优胜奖和最佳视频奖,在视频制作与文旅宣推的结合方面提供了优秀的范本。
据悉,生活时尚频道将于6月13日起每天20:20,全纪实频道6月16日将于起每天21:50播出《一碗人间烟火》。 近日,结合文旅IP的孵化、制作及传播经验,这两部作品的制片人,同时也是SMG文广互动产业运营中心副总经理的沈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到如何更好地用国际化的表达来讲好中国故事,沈飞认为,虽然现在纪录片越做越精、节奏越来越快、画面越来越美,但是其核心并不会变。
从城市文旅的角度来看,沈飞希望能从不同维度去观察和描摹城市温度,记录下每个打动人心的“城市表情”。她说:“作为一名长期专注于纪录片领域的媒体人,我一直相信,我们看这个世界的角度,决定了这个世界给我们的温度。” 谁在说、说什么、如何说
2014年,正好是上海旅游市场蓬勃发展的时候,大量境外游客进入上海,同时自由行市场不断升温。当时的上海市旅游局迫切需要将上海自由行的资源推介给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于是《发现新上海》这个IP应运而生。
“当时是定位是视频版的‘lonely planet’,以生动的人物故事串联起大上海的历史人文情怀,通过年轻人的视角,来展现一个富有创意和活力的城市。到今年,我们依然是每年一季在拍摄制作,目前已完成并播出的共有7季,共28集。”沈飞介绍说。
《发现新上海》是一部中英文纪录片,它的受众是关注上海文旅的中外游客,沈飞接手这个项目时是2016年,负责第四季到第七季的节目。“在这6年时间里,针对这个节目的受众反馈,我们其实一直在做探讨和调整。”沈飞强调说,这虽然是一部由政府主导出品的纪录片,但是纪录片里所有的选题都是导演组通过深入市场、触摸大众而得来的。她认为,“要选有代表性的案例,一批在大浪淘沙下依然坚守阵地并能开出花朵来的案例,这样其自身才是具有生命力的,无论多久回过头看,依然具有参考价值。”被问及作为这部纪录片的制片人,最关注的是什么?
沈飞回答说,自然是更关注这个节目的播出效果,是否能达到出品方的期望。她觉得,要有好的传播效应,在节目策划初期就需要确定三个方面,通俗来说就是:谁在说、说什么、如何说。
首先是“说什么”。沈飞觉得,要做出一部能真正为游客所用的,具参考价值的“视频攻略”,前期调研工作就尤为重要。
导演组往往要花半年时间在前期调研工作上,一集25分钟的内容,一般5至6个点位,而往往会有50多个备选点位,以10选1的筛选率进行调研。
要筛选案例的热点性与重要性;根据前采情况,判断案例的可拍性,是否有丰富的人物故事、故事是否可呈现、场地人物配合度如何等等都是重要考量因素;还要根据节目的体量与案例风格,进行总体编排与筛选。
“拿2017年推出的《发现新上海》第四季举例,我们最终入选的案例,聚焦与旅游相关的美食、住宿、娱乐、购物四个方面,光是娱乐这块,就有百乐门重装开业、麦金侬酒店的sleep no more、思南公馆的读书会,还登上了当年上海母港最值得期待的‘盛世公主号’,这些构成了2017年上海最流行的娱乐坐标。”其次是“怎么说”。《发现新上海》是由一个个5分钟左右的短视频串成的半小时的长片,一个5分钟短视频其实半天就能拍完,但摄制组拍一个案例往往要花费3天。
“以百乐门为例,我们拍摄了开业盛况、内景空镜、黑池舞蹈节演出、常规乐队演出、人物采访等。几十个小时的素材,最终浓缩成一个5分钟的片段,但是所呈现出来的故事饱满度、素材丰富度、节目观赏性是和半天拍出来的节目不可同日而语的。”她说。
最后是“谁来说”。
沈飞还是拿百乐门片段举例,“采访嘉宾的选择,我们当时考虑的是郑鸿和(百乐门董事长)以及胡彦斌(百乐门艺术总监)。考虑到郑鸿和全程参与了百乐门的重装设计,胡彦斌从音乐人角度对百乐门音乐的理解,这两位嘉宾的作用是其他人替代不了的,因此团队通过各种渠道多方联系,才最终采访到这两位。其实在《发现新上海》的每个案例的制作中,我都是秉持这样的信念,一定要采访到最有发言权的人物。比如思南读书会我们采访了作家赵丽宏;拍上海购物品牌‘上下’,我们采访了联合创始人蒋琼耳;拍龙美术馆,我们采访了国内顶尖设计师柳亦春等。” 用小视角来完成主题表达
另一部作品《一碗人间烟火》是继《发现新上海》后,团队为市文旅局打造的一个上海文旅宣推的新IP。沈飞认为,看似完全不相关的两套内容,其实本质是一样的。
2021年,《一碗人间烟火》系列之“魔都早餐”开播,从中式的葱油饼、生煎、锅贴,到西式的蛋明治、咖啡、蝴蝶酥……无数美味的沪式早点里,都深藏着一份生活里的烟火气。“我们对这个节目的定位并不是美食节目,一碗人间烟火的重点,在‘烟火’而不是‘一碗’,但选择美食作为切入,也是我们考量再三的选择。我记得陈晓卿也说过‘美食是最好的亲善大使’,奈飞采购的第一部中国原创系列纪录片也是《风味》,所以通过美食,让外国观众感受一座城市的温度,我们和文旅局讨论下来比较讨巧的做法。”沈飞对记者说,“其次我们越来越注重‘大题’与‘小做’有机结合的方式。一碗人间烟火的‘大题’,是凸显上海这座城市的温度,但这种叙事模式所带来的强意识形态在对外传播中往往会带来负面效果,疏离的‘大题’不利于提升国际受众的情感共鸣。‘小做’则将视角转向普通民众的个体生活或命运,以具体的生动叙事来取代‘大题’的主题先行,故事性强,且情节细腻,用小视角来完成对主题的微观表达,引导不同意识形态和文化背景下的受众进行情感间的交流。”
沈飞总结说,《一碗人间烟火》展现的就是一个非常具有普适性的议题“奋斗和励志”,从这些早餐店家的奋斗和励志看到这座城市的接纳度和温度,这个语境放到世界任何地方,大家能看懂的。最后,考虑到纪录片的宣传途径是市文旅局的官方途径,这样的节目往往会被打上“官方”的烙印,而陷入制作方自说自话的困境,影响对外传播效果。
“在《一碗人间烟火》里,我们调整了发声人,让最接地气的当事人来说,并且全片不设解说,用平民化的语态,让人物、事件、情感的可信度提高。其实当纪录片的宣传和教化功能被稀释以后,人文和社会价值就会被凸显。”沈飞强调。

2s2s提醒您,内容素材源自网络,谨防上当受骗。


看最新影视,关注我就对了哦!(2s2s.com)